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山川》第十章

错别字预警,评论也要贯彻错别字原则哦!谢谢配合~

—————————


杨小川又回学校上课了。


他是不笨,但也不是天才。

拉下几个礼拜的课程需要抓紧赶上,况且,马上就期末考试了,他想好好考,想看杨大山拿他的试卷到处炫耀的得意样子。


可是,jie断的反应还是很强烈。


上课的时候会突然就呼吸急促起来,心跳砰砰砰的好像要跳出胸腔。

写字的手莫名其妙发抖,板书会出现重影,而后,整个人都会不由自主地颤动,颤到像是装了马达,摔倒在地。


当时在医院查出尿碱羊性后,警署就派了专员来,十六岁以下的孩子不需要强制jie断,社区随访即可。

是以,老师们当然知道杨小川的情况。

同学只道他生病了,本来就请了那么多时间的假,并不起疑心,况且,杨小川一直都是好学生,从来就没有人会把他往坏道上想。


唯独一个人,不仅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且能提供即时的解决方案。


杜见推开医务室的门,“哟,休息呢!”


杨小川坐在医务室的木板凳上,笔记摊放在整洁的床单上,左手打着挂瓶,右手写字。

“关你什么事。”

杜见阴森一笑,“你现在挺狂的啊。我是没什么事,不过是给花哥带个话。”

杨小川的笔迹抖了一下,他压着声音开口,“我不会再回去了。”


杜见坐到床上,两条腿在床边悬空荡啊荡,“你说你也跟着花哥那么久了,不会还那么天真吧?真想说来就来,说走就走?ICU的医药费有多贵你不会不知道吧,就凭你家,拿得出那个钱吗?小川儿,人要懂得感恩。还是说,你想让你哥哥替你还?”


扎着吊瓶的手紧紧握拳,血液返流到针管,“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看你难受,做同学的不忍心,帮帮你而已。”

杜见从床上跳下,顺势往杨小川校服口袋里塞了什么东西。


如果界断那么容易,那这东西也不会有如此庞大的产业和利益链条了。


杨小川整日整夜同那铺天盖地的寒战,疼痛,焦躁做斗争。


他已经不至于颤抖到摔地上了,可是一天到晚,仍旧会湿透好几件衣服。

他吃不下一点东西,胃酸碰到食物好像就会发生什么剧烈反应,吐到只剩绿色的胆汁。

他当然也无法专心学习,原先信手拈来的讲课内容,如今都变成了扎在他脑袋上的紧箍咒,连写出来的字都像是蚯蚓爬过的痕迹,歪歪扭扭。


而那能够解决这所有问题的解药,就安静地躺在他口袋里,触手可及。


几乎每天放学,都有人来找杨小川。


华凡荣来过很多次,据说,像花哥这样尊贵的身份,能屈尊纡贵来亲自找杨小川,简直是至高无上的荣幸。


“小川,你不想做的事情,我也不逼你,但是你看,花哥给你垫付那么多医药费,你是不是得要表表心意?这样吧,你先送送霍,还是像以前那样。”


杨小川拒绝的时候,有时会招来一顿痛打,有时会被掐着下巴强灌他日思夜想的东西,还有时……


“小川,我们也不是威胁你,不过你自己想想,你哥还知道卖血去给你治病呢,你是不是也得卖点什么?哎,可惜还是太小了,不如你哥健康,二十岁出头,正是抢手的年纪。”


他们像贪婪的水蛭一样,紧紧咬着杨小川不放,吸噬他体内的血液,在他身上留下永不磨灭的疤痕。


杨小川与华凡荣和杜见在一起的第n次,终于还是被杨大山抓了个正着。

当街就是一顿狠揍。


连拖带拽拎到车行,打断两根棍子,杨大山还要去找皮带的时候,杨小川终于受不住了,裤子只挂在一条腿上,哭声凄厉,“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碰……你相信我啊!”


凌厉的掌风下是兜头一个耳光,打在杨小川红肿不堪的脸上,“我他妈怎么相信你杨小川!华凡荣给你的他妈的是半包味精吗!!”


杨小川凄凄惨惨地跪在地上,拉住哥哥的裤子,“我没有碰,真的,哥,我只是帮他们送霍……”

杨大山抬脚就将男孩踢开,“送霍就和法了?!你他妈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杨小川!”


屁股和大腿都已经没处落手,杨大山挥舞着皮带,接连不断地砸到杨小川的背上。

正值晚饭时间,车行唯一的学徒叫来的救兵终于陆陆续续回来,合力按下发疯似的杨大山,扶起几乎奄奄一息的杨小川。


杨小川视线恍惚,身体像纸片一样飘,不知是不是自己被打糊涂了,他看见杨大山哭了。


那晚,杨大山冷着脸,听摇摇欲坠的杨小川跪在他面前,说近期发生的一切。

听完,什么都没说,将那遍体鳞伤的身子塞进一件勉强算是衣服的布料里,带他去了派出所。


“我要举报。”

“举报谁?”

“华凡荣。”


接警的警官愣了下,转身去到里间,出来的时候,正同王宇交头接耳。


“怎么了,大山?”王宇拧开他那广口的玻璃杯,吹了吹茶叶,抬头看了眼杨大山,和他身后浑身发抖的杨小川,“怎么惹到华凡荣了?”

“王叔,这事有点严重。”

———————



评论(71)

热度(550)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