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安歌》第十七章(7)



安寄远,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长大。


原来,自己在他心中,一直是个不经世事的孩子罢了。那最近发生的一切,就都有了可供解释的缘由。


【战术省略】



【移步afd】








转念间,小狮子说话的音量,已然轻得堪比虱子,“哥还没说,我可以休息了。”

一面,又将两只手贴紧裤缝,站得更直些。零碎的刘海乖巧伏在沁出薄汗的额头上。


所谓“站到自己觉得可以”的量刑标准,与其说是为了反省,不如就是要让孩子在挨完罚后依然心有余悸,收敛脾性,不容放肆。

可眼看安寄远在他亲哥面前,恨不得把自己一身狮子毛染成白色,伪装成大白兔的乖顺样子,哪里还有半点放肆的念头。


颜庭安忍着笑,扬了下手里的冰袋,“这可是你哥亲自给你装的。”

“那也不要——”安寄远的眼里闪过一道光,可转瞬即逝,“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战术省略】



“我站完了自己会上,庭安哥放桌上吧。”


颜庭安歪了歪脑袋,将那孩子心理看得晶莹剔透,“就因为我没出来救你,那么大脾气?”


安寄远皱起下巴,“不是。”

“那是哪来的脾气?”颜庭安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般循循善诱过,“



【】



颜庭安突然就有些心疼了,可是——


“我锅上还顿着糖醋小排呢,你抓紧时间,一会该焦了。”


安寄远一口气噎在胸口,半天没喘过来。


“不必了,庭安哥去做饭吧,我自己来就好。”

“闹什么脾气,你自己怎么来?你乖乖的,我给你听你哥数羊的语音。”

颜庭安出卖亲师弟毫无负罪感,可安寄远又哪里知道“数羊”的渊源,一点不觉得好笑。

“不要!我自己可以!”

“这有什么好逞能的?”

“没有逞能!我就是不要你上药!庭安哥做你的饭去吧!”

……

……

……


争执,戛然而止。


安寄远同他庭安哥的相处,就是这样。

经常大呼小叫,时而没规没矩,谁让他庭安哥连谁洗碗都要跟他比试打结速度,又喜欢在他看书犯困的时候用冰可乐冰他脖子。


所有曾经用来逗季杭,却没能收获到成就感的把戏,如今在安寄远身上,变得百试不厌。

可是,孩子也知道,他那规矩得骨头上都印着刻度的哥哥,大概是不会允许他,这样同庭安哥相处的。


客厅拐角,现身一副绝对冷峻的身影,季杭清冷的语声打断二人毫无意义的争执。

“让他自己来。”


安寄远正对墙壁的视线仿佛被冻住了,向前凝视的眼珠一动不动,盯着墙面上根本看不见的纹路。


【战术省略】


安寄远被骂得伤了心,眼眸低垂,毫无生气。


“规矩呢!回话!”


不留情面的厉色训斥,将线性增长的委屈推上高峰。

他最终还是难以招架那分毫不退的冰冷注视,张开干裂的嘴唇,说得缓慢,“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委屈,不该恃宠生骄,不该没有反省意识。我自己上药,劳烦哥监督。”


………………


————————

久等了久等了!


感谢以下小可爱们请安寄远小朋友吃糖(玻璃渣): @争取  @小坚果  @徵羽   @榴莲气泡水  @蹲灿火锅店  @槿川✨  @🐑桔年🐑 


感谢以下小可爱们请山川兄弟吃鸡柳: @呦呦  @争取  @曦风远至  @。  @攻里攻气的北北猛1 大大!  @小•秃头•聋瞎  @北极兔  @摸金校尉者  @碳酸盐 

《山川》虽然热度不高文风怪异,但是蛋泥写得很沉浸很动情。很感谢大家在评论区的积极讨论和留言,蛋泥从你们的分析中和视角中也学到了很多~感谢~


评论(531)

热度(2340)

  1. 共4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