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安歌》无责任六·一小剧场

  


“脑筋动一动,动一动!手臂摇一摇,摇一摇!眼睛转一转啊,小脚翘一翘——“


……


欢快而跳脱的背景音乐响彻在演播厅内,主持人和小朋友们的脸上洋溢着天真烂漫的笑容,随着伴奏和台下歌舞指导的动作,挥舞起手中浮夸的玩偶。


耳麦里突然传来导播的指令,“那个,一号位的……季主任啊,跟着音乐动起来啊,别干站着,还有旁边的安大夫,你俩商量好了是不是,这表情给孩子们庆祝六一不太合适吧?笑一笑好吧,啊,对啊,跟旁边的乔医生学习一下,配合一点,我们争取这条过啊!”


被点名批评的两兄弟,同时涨红了脸——像是上了厚厚的腮红。

心照不宣得,在心里鄙视起身边的乔硕,然后继续面无表情,以罚站时的笔挺站姿,戳在一众上蹦下跳的小朋友群演之间。


犹如立在鱼群间的朽木。


主题曲终于接近尾声,屏幕后的导播自暴自弃地揉着太阳穴。


头扎冲天羊角辫的女主持人,硬着头皮举起话筒,摇头晃脑,热情激昂,“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由旺仔牛奶赞助的《风车吹啊吹》六一特别节目!今天我们请来了B大附院神经外科的三位医生哥哥哦!据说,他们三个小时候都是我们《风车吹啊吹》的忠实观众呢!“


季杭皱眉——什么?对着小朋友撒谎,这节目是不是三观不正?

安寄远——小时候?我小时候只看《中医养生》。

乔硕疯狂点头——是啊是啊,我就是看着你们栏目长大的!!!


男主持人推了推眼镜,赶紧在导播第N次嫌弃嘉宾表情前说道,“是呢!电视机前的小朋友想不想穿上白大褂挂起听诊器呢,如果有这个梦想的话,可要搬好小板凳竖起耳朵听哦!废话不多说,我们这就进入访谈环节!“


场上的小朋友们陆续坐到了台下,舞台上很快就只剩下两位穿着皮卡丘套装的主持人、医院场景的办家家道具们,和——正襟危坐的季杭,安寄远和乔硕同学。


“感谢①颗蛋和②颗蛋群友们对本栏目的大力支持,同时也欢迎场外观众以三连形式(小心心小评论小蓝手)加持我们的节目!节目最后我们会选取热评第一的观众,ta将会获得由蛋泥小朋友提供的——个性化定制头衔服务。”


“好啦!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诶,季主任要拿着这个风车哦,不能偷偷放下。“


被抓包的季杭——表情复杂,在主持人又甜又奶的童音提示下,重新将五彩斑斓的风车举到胸前。


师兄,下次,你就是用84消毒水来威胁我——我、也、不、会、答、应、你、了!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我们挑一个欢快一点的吧。为什么小远想吐的时候哥哥不给吐?

安寄远满脸黑线:这……欢快吗?

主持人:哈哈,最后不是还是吐了吗,哥哥还给收拾来着。

季杭面无表情:没为什么,能忍住肯定是忍住的好,又没有打多重。

主持人:……真,真的吗?

安寄远瘪嘴:哥大概就是嫌弃我脏。

主持人:切~你阑尾炎住院的时候不是你哥伺候你上厕所擦身洗澡帮你洗内裤洗袜子的啊!

安寄远:嘘!这个不能播!作者都没写!你给我留点面子吧!


主持人:哦,那下一个,小远有一刻想真正的离开季哥哥吗?

安寄远思考:还是有的吧,太委屈又不敢说的时候,会觉得要是离开会更加轻松一点。

主持人:然后呢?为什么始终没有呢?

安寄远(成熟.jpg):想一想和实际做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我还想要我的腿。

季杭笃定:小远不会的。

主持人拍桌:所以你就可以肆无忌惮欺负弟弟了是不是?!

季杭继续笃定:我那是管教他。

主持人:亲阿姨情报团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说salgjsbdsua%…//@#-……!

安寄远:木头性格是比较容易让人误会,但毕竟是兄弟,不可能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哥哥的意图,只是有时候情感上,确实很受挫。

主持人:真的吗?小远,你要是被威胁了你就眨眨眼啊!

导播:三号位给安大夫特写!


主持人:哈哈,小远眼睛都睁红了,我们给他休息一会,下个问题是问小硕子的,有吃过小远的醋吗?会嫉妒小远吗?

乔硕:??那么尖锐的吗?会啊,当然会。因为家庭原因,从小对亲情会非常向往,所以知道老师有弟弟,并且还那么在乎这个弟弟的时候,肯定会觉得心里酸酸的啊。

主持人:……你竟然,那么坦然。

乔硕:那都是小时候了。现在,老师对我也很好,小远也可可爱爱,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的情感纽带,都有别人尝不到的好,没必要嫉妒。

安寄远(白眼):你才可可爱爱。

主持人:小远知道师兄嫉妒过你吗?

安寄远:不知道,我还总嫉妒他呢。


主持人:下一个尖锐的问题,给季哥哥,季杭从前为什么对小远那么冷漠?真的只是纯厌恶吗?

季杭:厌恶只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我自己手术完之后,对谁都谈不上厌恶了。但是,小时候还是很不懂事很恶劣的。看到小家伙就会想起母亲,可他巴巴拉着我衣服,又会忍不住心软。情绪总是控制不好。所以,尽可能去逃避任何交集。

主持人:小远好可怜啊……

安寄远:其实哥也很可怜,从小就很可怜。小时候理所当然觉得全世界都应该向着我,后来长大了回想才发现——哦,原来爸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哥,原来……(落寞.jpg)不被喜欢的感觉是这样的。

季杭笑着揉了一下弟弟脑袋:没有不喜欢你。


主持人:那接上一个问题,季哥哥有没有一瞬间后悔过对小远这些年的疏远?

季杭:你们这个,真的是幼童娱乐节目吗?这些问题怎么那么严肃?

主持人:咳咳,(小声)因为问题都是大孩子问的……(认真)快回答!

季杭:后悔也没什么用,伤害已经造成了,能做的,只有以后不要再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主持人:木头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话,这问题不是该答成温情脉脉兄友弟恭状吗?

季杭笑:好听的,是想让我在这儿道歉吗?

安寄远(抽眉毛.jpg)——道歉??又,又要我跪下了吗??别啊我要面子的!


主持人:请乔硕描述一下第一次知道犯错会挨揍时的心理,以及怎么就接受了的?有没有腹诽过季杭迂腐老古板之类的?

乔硕:肯定有啊!不过……诶?这个能说吗?会剧透吧?(看蛋泥)额,差不多就是,老师还挺懂的循序渐进的,也不是大家想的那样,第一次就扒了裤子揍。

主持人:那第一次是???(好奇)

乔硕:好像是跑圈吧,那时候时间很宝贵的,哪来的时间跑,后来就用……板子换了。

主持人:季老师还记得吗?

季杭:记得,其实开始没准备和小硕动手的,但是他真的……太皮太欠揍了。


主持人:季杭认为管弟弟和管徒弟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季杭:要求不同。

主持人:具体一点啊

安寄远:就是弟弟可以随便揍🙄️

乔硕:老师对我还是比较宽容的,很理解我,也很尊重我的想法。

安寄远内心bb——宽容?理解??尊重???

主持人:这个问题不是应该季主任回答的吗?

季杭(半死不活):就是……要求不同。


主持人选择放弃:请季哥哥和小远分别回忆一下两人之间经历过的最快乐的一件事(默契大考验!!!)

安寄远:哈哈,好可爱的问题。哥先说吧。

季杭:应该就是知道小孩固执地想要来神外的时候吧。

主持人:……这是两人之间吗?

安寄远:对我而言,就是那次阑尾炎住院。虽然是挨了打的,但是能真切地感受到哥哥的在意,觉得很值得。

季杭瞪他:这快乐?让你反省,你反省了吗!

安寄远嘴角一抽:凶什么,今天六一,你别吓到小孩子们了……

主持人:咳,季主任,请你把风车举好了。


主持人:当季杭知道小远没有紧急联系人时,心里在想些什么?

季杭:欠揍。

安寄远笑:哥后来就悄悄把自己名字填上去了,谁都不知道,还是我升主治的时候翻档案看到的。


主持人:季哥哥离家的14年后,送给小远的第一件礼物是什么?

季杭:听诊器。

安寄远:……

主持人:这个表情,是不是,听诊器还是有一番渊源故事的?

(突然响起感天动地催人泪下的背景音乐)

乔硕(哈哈大笑):作为刑具的机会比听诊的机会更多,你说有什么故事?

(音乐戛然而止)

安寄远:乔硕!!!

乔硕:叫师兄……


主持人:小硕子那么皮,挨罚时候敢不敢躲或者跑?

季杭:经常有。

主持人:那季老师如何处理呢?

季杭:看具体犯什么错吧,生气的时候还是会把他抓回来的。

安寄远:不用这么看我,我不敢的

主持人:呵呵,不是我说你安小远,这也太怂了

安寄远:躲一下就重来,逃跑直接打断腿,我就不信你不怂。


主持人:小硕和小远会不会犯错互相包庇瞒着季哥哥或者一起向季哥哥撒谎?

小硕小远疯狂摇头:没有

季杭神情严肃地皱眉。

安寄远:额,有,其实是有的……昨天那个引流管堵塞……

乔硕:你傻啊!不能说啊!

安寄远瞪他:不说等着挨揍吗?!

乔硕:不会的,我们现在都是要站主刀了的,怎么能动不动就打。

安寄远:那是你!!!

季杭对着风车吹了口气:下节目后去书房等我。

两小孩:……


主持人:咳咳,下一问,每次看着弟弟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样子,季杭什么感觉?

季杭:其实之前不是很理解,总觉得孩子就是心虚,技艺不精才会如履薄冰。

主持人:那后来呢?

季杭:后来发现……(脸红)是自己太凶了。

安寄远(舍不得哥哥被为难):那时候太在乎哥哥的看法了,其实也不好,很容易丢失初衷。


主持人:小远平时在家是什么样的呢?

乔硕:哈哈,滑楼梯样?

安寄远瞪他:没问你!!

季杭:就是孩子样。多大了还整天睡懒觉,晚上就眼睛睁得跟个猫头鹰似的精神,吃东西可能挑,冰箱里整整一层都是可乐,下楼梯是不敢滑了,但也被我抓到过跟他师兄两个人比谁跳的台阶多。

主持人:啊?还敢啊?跳下来吗?

乔硕:跳下来跳上去都有。诶?你小时候没玩过吗?我们那个年代在学校不都这么玩吗?

主持人:我跟你有代沟……

安寄远拉乔硕衣服,小声:别说了……

乔硕看老师铁青的脸色:额,罚过了啊,不能再凶了,今天六一……


主持人赶紧转移话题:小远和哥哥谁更帅?这个问题很主观啊!

乔硕(暗示.jpg):你是不是漏了个人?

主持人对台本:没啊,没念错。

乔硕:……

安寄远:我觉得是我。

主持人:???这种问题不应该说对方的吗?

安寄远:我哥长得太凶了,特别是不笑的时候,看着很难以接近。

主持人向后挪了挪椅子,迎面扑来的寒气:我竟是很难不赞同……那个,季哥哥,要不要,说一句?

季杭:我觉得,手术做得漂亮,业务能力强,最帅气了。

主持人腹诽——季主任到底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


主持人:季杭如果冤枉小远了怎么办?

安寄远笑:最近不太会了,都会讲清楚了再动手。

主持人:言下之意,就是以前会?

季杭:嗯,小狮子犯倔的时候,也不爱解释,我脾气上来,也没耐心一句句挤牙膏。

主持人:会打回来吗?

安寄远:什么?不可能的,我也没想过,冤枉就冤枉了,委屈劲过去就好了。

主持人:小远真是对哥哥非常宽容了。

安寄远:哈哈,知道是冤枉我的话,哥还是会非常不好意思的——特地给我做好吃的,悄悄帮我晒被子,或者,我睡懒觉也不来叫醒我,袜子乱扔也不骂人就默默帮我捡起来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了。


主持人:这次打架过后,小硕小远还有什么时候闹过矛盾吗?

季杭哼笑:每天。

主持人:???

安寄远:不算真正的矛盾,我们俩其实……可能星座生肖八字都不合?

主持人:???

乔硕:我一般都让让他,小屁孩谁跟他计较。

安寄远:你就得瑟吧,我保证不把你昨天医嘱下错——唔!(被捂嘴.gif)

乔硕狠狠:小孩子才告状!

季杭扶额:想静静。


主持人:季杭为啥有两年不联系颜师兄,怎么做到的?

季杭:就是赌气,觉得师兄怎么可以任由自己变成舅舅都傀儡。

主持人:但是有默默关注是吗?

季杭:那肯定,每个讲座每篇论文每份报告都看了

主持人:季主任真的很喜欢默默关注

安寄远疯狂点头。


主持人:季哥哥第一次挨庭安哥揍的时候的心理活动是什么?

季杭:很惊讶。因为师兄平时很跳脱,爱开玩笑,以为他逗我玩来着。

主持人:那后来怎么知道不是玩?

季杭:他生气的时候,话会变得特别少,平时其实很呱噪……

主持人:额,这段会播的,季主任。

季杭(诚恳且天真且木):没事。师兄知道。

主持人:这……难道季主任在手术台上骂颜教授那个梗是真的?

安寄远笑:哥是少有的上台就不爱聊天的主刀。

主持人:他平时爱聊天?

安寄远:并没有。但平时,至少不会嫌弃我们烦。

主持人:难不成他自己话少就要你们也跟着惜字如金?这也太不讲理了吧?不会话多了还要挨揍吧?

安寄远:不会,大多数时候都不会管,偶尔师兄荤段子说得有些夸张了,才会幽幽飘来一个眼神。

乔硕(白眼):你没说过?

安寄远(一本正经):没有。别瞎说。


主持人:被哥哥从四楼打到一楼是什么感受?

安寄远:……大家真的很想看这个梗啊。

主持人替亲阿姨们疯狂点头。

季杭:当时和小孩儿还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打他他不服,就会张嘴就冲我吼,我也年轻气盛的,脾气急了,不分场合。

安寄远:嗯,闹得全校尽知。不过竟也没觉得多丢人,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希望哥管我,可是他真的管起我来,又觉得,凭什么呀,很矛盾。

主持人:所以是什么感受呢?

安寄远:疼啊,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跑,可是又不敢跑太远了,怕哥不来追了。哈哈。


主持人:季杭的厨艺怎么样?

乔硕:真不怎么样……

安寄远:我觉得挺好的啊,主要是看心意,有时候食物可以传递的情感,远超于那些食材本身。

乔硕(超大白眼):你就拍马屁吧,我看你一会能少挨几下不。

安寄远(面无表情):闭嘴。


主持人:好啦,时间过得真快呢,我们的节目就要接近尾声了!


季杭——简直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半小时——悄咪咪把风车放下。


主持人:季主任,风车举起来哦!让我跟着音乐的律动,一起摇摆!最后再次感谢1⃣️颗蛋和2⃣️颗蛋群友们对本问答环节的大力支持,同时也希望场外观众以三连形式(小心心小评论小蓝手)予以加持哦!我们下期同一时间——诶,季主任,风车举高一点啊,动起来,左,右,左,右——不对,你做反了!


安寄远冷眼:放弃吧,他属木头……

乔硕:老师!小远骂你木——唔!


季杭眼刀砍过来:你们两个很闲是不是?!病历都检查过了?!手术视频都回放检讨了?!手指训练几天没做了?!要我一天天算帐!


呲呲呲——



null



(以下画面少儿不宜)


……


———————————

六一快乐!


提问都来自于群内的在线文档,群友们可以随时编辑。


无脑无质量无责任小剧场!

看完请不要取关我啊!!

其实我还是那颗温柔正经认真端庄大方的蛋(喝咖啡.gif


评论(155)

热度(2546)

  1. 共3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