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安歌》第十九章(5)




乔硕站在季杭的办公室门前,六年来,他头一次这般,手足无措得像个孩子。


不过几天前,乔硕还会理所当然地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不管老师在不在,他都知道,整个神外总有容得了他歇息的一方土地,小冰箱里有替他冰着的可乐,右手边的第一个抽屉里是他最不想看见的物什,偶尔,窗台边会飘着季杭亲手替两个小朋友搓洗晾干的枕巾。


可如今,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再叫“老师”的资格。




“怎么不进去?”安寄远在走廊边看了他足有十分钟,乔硕就好像那些想求医生加号又不敢亲自进诊室询问的患者,在门口踟蹰得引人注目。


乔硕抬头看到来人,将手里叠得整整齐齐的检讨书塞进口袋,他想强撑出笑容,却着实比哭还难看,不禁忐忑,“我还以为……以为老师早上没手术的。”


他什么时候需要如此小心翼翼。

季杭有没有手术、出不出门诊、去哪个教学楼给本科生讲课,从来都是乔硕最清楚不过。


然而,转眼间,曾经那些调侃着“季杭去哪儿要问他大弟子呀”的同事前辈们,也开始对乔硕手上最基本而无趣的病历,摆出一副师长架子,自带显微镜似的鸡蛋里挑骨头。


现实总是骨感得让人难过。

乔硕才意识到,原来,没有老师,他什么都不是。


安寄远一边翻开口袋里的手术单,一边将乔硕拉扯到走廊尽头。他们俩个如今算是科室的风云人物,所有茶余饭后的谈资都以之为焦点,站在季杭办公室门口话家常,显然是不合适的。


“是没有手术。”安寄远确认道,“但我刚才看见他跟叶老师出去了,你要是不想问,我打电话帮你问问叶老师?”

乔硕抿着嘴,思量片刻还是摇了摇头,老师在忙正事,他怎么好意思打扰,“不用了,我晚点再来吧。”


况且,季杭大概,也不想看到他。


安寄远虽然心疼季杭一连跪了三天,今早从家门口走到车库都湿透三层衣服;心疼他那一身傲骨最终不得不向安笙低头弯腰;也心疼,季杭明明那么信任乔硕,信任到六年的相处,已然能把自己繁复而敏感的身世告之于他,将最柔软的情感世界与乔硕分析,最终,却究竟是被狠狠戳中软肋。


可是,安寄远看乔硕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也像是被挖掉一块嫩肉似得难受——那个将他们三人置于如今境地的人,毕竟是他的父亲。


安寄远轻声劝慰,“师兄,你的事情,哥会处理好的。你别整天这样心不在焉的了,科室里想要抓你把柄看笑话的还不够多吗,传到哥耳朵里,到时候真的一个屁股不够你挨的。”


老师还会愿意打他吗?

乔硕笑了,笑得如往常一样明媚,丝毫看不出身上背负多少新鲜伤口,“没事,到时候问你借一个。”


安寄远是幸福的,他身边最悲伤的人正在悉心逗他笑。




而季杭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即便是看着他从住院医成长到副主任的护士长,本质,也还是八卦的。放平日里倒也不碍,可如今的状况,显然是往季杭伤口上灌注高渗盐水。


“我听说乔硕要走,是不是真的啊?”叶慧跟在季杭身后穿过门诊大厅,她刻意压低声音,“怎么那么仓促啊,这也不是支援队出发的时间啊。”


出于礼貌,季杭不得不回答,他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木头德行,敷衍得实实在在,“还没有敲定,医务处散出来的流言而已。”


叶慧倒是真心觉得可惜,“乔硕眼看马上就要轮院总了,怎么突然就要走呢?他们都说啊,是那天和安大夫冲突有关。”


季杭皱起了眉头,压着脾气没发作,脸色却着实不好看,让迎面走来的相熟医生们,都没敢与其打招呼,灰溜溜地绕开。


他早上查完房便去了医务处和人事部,调出关于乔硕的所有离职资料,一份一份查验核对,这并不符合规定,但因为昨天和顾平生大闹过一出,所有乔硕的调遣审核,都是顾平生亲自签署过的,然而当时上面下达过封口令,顾平生只好瞒着。他对季杭和乔硕这师生二人有愧疚,所以,便给医务处打过招呼。


“撤销的程序是什么?”

季杭的脸色太冷,冻得见过大风大浪的医务处文员都狠狠一抖。

“档案都已经托管到瑜山市的人事局了,没办法撤销。”

“有联系方式吗?”

“这……”


整个过程繁复,季杭从来没有处理过类似的行政业务,心里着实没什么底,可是,面对叶慧的疑问,他依然理直气壮地道,“与谁都没有关系,小硕若要离开,也一定是他真心想去更好的平台发展。我作为老师,尊重他的意见就是了。”


叶慧再要问什么,季杭眼疾手快便站到长桌摆出的院内职工献血登记台,向空位处的护士推出身份证,一板一眼地道,“神外A组,季杭。”


季杭是被叶慧临时拉了充当壮丁的,科室里每年都有职工无偿献血的额度,针对院内员工的流动站每月一次,实行预报名预登记的制度。


护士对着那漂亮骨节撑出的手指兀自咽了下口水,一边翻看今日登记在册的献血医务人员清单,默念着季杭的名字奇怪道,“咦,怎么没找到你名字啊?”


叶慧连忙上前解围,“临时换的人,大概没有登记,你看看有叫徐素的吗,小姑娘经期不舒服,这不,我把我们主任都给带来了!”


护士抬头看了眼季杭,虽然那木头脸上仍然毫无表情,但是罕见的颜值还是让小姑娘嘴角不自觉流露出笑来,“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季杭简单答道,“没有。”


护士在登记单上勾勾画画,“那,献400cc,可以吗?”




很多颅脑显微手术,为保证术者双臂的稳定性,多以坐姿进行手术。曾经,季杭还是个助手的时候,还对这种规定深恶痛绝过,却只能在心里为自己伤痕累累的臀部默默点蜡烛。


可此时此刻,季杭却从未如此庆幸,原来膝盖不用承受身体的重量,也是一种奢侈。


他的一助,是安寄远。


“这根是什么血管?”

吵架、冷战、扬言断绝关系,季杭只要与安寄远手术,该问的问题还是一个不会少。


“颞浅动脉。”

季杭随手调整着头皮夹的位置,继续发问,“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切断予以结扎?”

安寄远似是沉凝一会,才道,“翼点入路吧。”


“嗯。没有‘吧’。”口罩和显微镜遮挡住季杭的面部表情,肃冷的语气却仍旧传递着恰到好处的严厉,“翼点入路时前颅底的硬膜要怎么办记得吗,前两周萧老师跟你说过的。”

不仅对自己的教学节奏熟念于心,季杭甚至对科里其他的老师教过什么了如指掌。这让安寄远不禁额头发汗,“容易出现广泛剥离的硬膜,要悬吊起来。”


如此一场手术下来,安寄远没有一次不会大汗淋漓的。倒不是手指运动的体力消耗能有多大,季杭完全不允许他有任何空闲,各方位各角度的提问同牛顿的苹果一般迎头砸下来,猝不及防又必须开动脑筋思考。


中途,安寄远甚至还想要插嘴替乔硕说一句话,半个字没露出来,就被季杭突然凌厉的视线狠狠截断,继而便是更加密集而刁钻的提问。


好在,手术是绝对不算复杂的颞叶占位,安寄远的表现,总体而言可圈可点。


当然,这些,季杭是不会说的。


他表达称赞的方式,就是微微滑开圆凳,正色问道,“仔细检查过了吗,还有没有活动性出血。”

安寄远还是贴紧助手镜,看得认认真真,半天才道,“没有。颅内压也很好。”


“嗯,排气吧,你来关颅。”


在季杭眼皮底下关颅的次数,大概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吧。这是从前二人都心照不宣的,只有术中表现好,才有坐上主镜的资格。


别的主刀交给助手关颅,是为了自己可以早些下台,而季杭有教学和监督任务在身,自然走不了。他坐在助手镜前,看安寄远一步一步复位骨瓣,分层缝合。


这种时候的安静,便是认同。


直到帽状腱膜缝合完整,安寄远开始缝合皮肤,季杭才悄悄退开,脱下手套和手术服。



他仍旧坐在侧面的圆凳上,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盯着安寄远沉静的侧脸,不知在想什么。周身响起了金属器械碰撞的清脆声,麻醉医生低头刷刷写着用药记录,季杭却突然从巡回护士那里要来手帕。


有那么紧张吗,也不是第一次看你关颅了,季杭心里念着,抬手要去为安寄远擦他额头上倾泻而下的汗水。


可是,他的手才刚靠近,安寄远却猛然侧过脑袋躲开,低垂的眼帘蓦地撩起,警惕而倔强地看向季杭悬在半空的手。


看得季杭胸口一紧,心中忽而落满了尘。


对视间,安寄远自动忽略了男人眸光里难得一见的温柔。


他并不愿承季杭的情。

在手术台上,对您尊重,是我的职业素养。可是,这么亲昵的举动,大可不必。


安寄远歪过头,额头在肩膀上蹭了下,又立刻投入到手头的缝合中去。


凭借施舍出的几抹余光,他自然看不清季杭的表情,可是,他能注意到季杭从圆凳上站了起来,向着巡回护士的方向走去,大概,是要将手帕还给护士。




可是。


下一秒。


“哐”的一声骤响。


安寄远持针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看见那个仿佛永远都坚毅峻厉的身影直挺挺倒下,如震天动地,赫然躺倒在手术室侧面的地上,纹丝不动。上锁的器械车被季杭的脑袋推出好远,狠狠撞击在墙边。



粘稠而鲜红的液体,从季杭头颅下的地板,向外延伸扩展,像打翻的番茄汁。



手术室内骤然爆发慌乱,与监护仪孜孜不倦的平稳声响,形成鲜明对比。安寄远耗尽全身力气,修建平整的指甲死死掐入掌心,才勉强控制住双手颤抖。


他通体冰凉,本就素净的脸色更显凄白,只剩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口罩内壁。



安寄远想。



如果,季杭就此离他而去。



那么。



他对哥哥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方才季杭要替他擦汗时,他严词拒绝——



不必劳烦,季主任。



————————————

*好像有没看懂季杭为什么去献血的,不是为了躲避叶老师的追问胡乱找件事干的。他是替徐素(科里的住院医)去的,护士手里有登记表找不到季杭名字,因为今天本来就没轮到季杭。这可能不算硬性规定,但也能称之为政/治/任/务了,就像医护不打疫苗,显然是不行的。



今天的隐藏结局和正文有关,是季杭晕倒后的手术室,有一枚镇定自若(?)的小远和恰好路过(?)的夏冬老师。


隐藏结局二号是下集预告,季杭都这样了,那谁不得来“关心”一下?


感谢以下小伙伴集资给季哥哥做那么多检查:

@@甜心奇异~果 @小火龙  @徵羽  @荔枝  @珞梓  @易qi28  @snowy  @Suer  @云川漫步  @羊驼子  @奈雨兮  @太岳  @韩叔叔  @麦子穗穗儿  @引力千  @蹲灿火锅店  @且行且珍惜  @曦风远至  @陌无归  @乖宝小远别哭  @加肥猫  @𝓝𝓾𝓷𝓮𝓸𝓜𝓲𝓷  @嘟嘟  @。  @zzz  @和光同尘  @晚晚  @姝_染~er  @李子栗子梨  @悠儿✨  @菜花  @ヾ孤城°  @古巷听雨  @小燕  @纸昧 




评论(608)

热度(3031)

  1. 共3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