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糖刀观变化很大。

从前,我觉得糖就是要甜腻到牙疼,腻腻歪歪搂搂抱抱,我爱你你也爱我。

现在,我更萌刀口上的那一点甜味,第一眼看着不像糖,可是仔细品味一番,才能感受到,啊,原来是甜的。

比如,小远最后细想可能成为对季杭说的最后一句话;比如,崽子半夜下来给哥哥开灯然后想逃走却被抓住;再比如,被弟弟手撕病例题也不过把这种行为归为“孩子脾气”的哥哥啊……好甜!

评论(1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