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月饼节小剧场



中秋节聚餐过后,颜庭安从储藏室里捧出一枚月饼——成人脸大,外科教材厚度,形状酷似蛋糕胚。


安寄远瞪大眼睛凑近了,“庭安哥,你这月饼也太大了吧!!这吃下去不得吊胰岛素去?”


颜庭安眯眯笑,“不太甜的。”


安寄远上下左右研究那月饼上的刻字,半天没有看出画符般的图案写了什么,“不甜吗?这是什么馅的?”


乔硕从手机里抬头轻轻撇了一眼,在喉咙口哼唧一声,又低下头去。


“嗯?什么馅?”安寄远听闻动静捅了乔硕一肘子,“师兄知道啊?”


颜庭安笑而不语。


季杭不笑也不语。


乔硕——


愁容满面,“庭安哥准备的,难不成还能是你最爱吃的榴莲冰皮粉红气泡樱花薄荷青提口味??”


“谁爱吃这种乱七八糟的口味啊!那是你吧!我看你爱吃韭菜味!”


乔硕白他一眼,“我才不像某人挑食挑到要被哥哥拎出来给小朋友做反面教材。”


安寄远不甘示弱,“你也挑啊!我上次炒的蛋炒饭你就没吃!”


“你那是蛋炒饭?!你不说我以为你用的皮蛋炒血糯米呢!”


“你又不是没有煮焦过!上次谁在值班室吃火锅——”


乔硕赶紧看了眼季杭,抬手就捂住安寄远的大嘴巴,“闭嘴吧你!”


此时忽而,余光里一道银光闪过。


噔!


颜庭安手持尖刀,笑眯眯回答,“五仁馅的,小远爱吃吗?你哥从小爱吃这个味道,想必你也一样吧。”



安寄远:………………



安寄远:不一样……还来得及吗?



乔硕一把把人推了出去,“他爱吃,他最爱吃了,多吃点!”



精制的小瓷碟盛着切成扇形的五仁月饼,侧切面密密麻麻的桃仁芝麻瓜子好像劈裂的岩壁般参差不齐,餐厅里飘荡着一股浓郁的油腻坚果味。


安寄远看向他亲哥吃起月饼来好看又享受的姿势,强忍下心里比这五仁更加密密麻麻的吐槽,将盘子往外推了推,“我不吃。”


季杭用眼尾轻扫他一眼……


……


————————


季哥哥会怎么对待挑食的弟弟呢,欲知详情请送月饼。


附赠我曾经吃过的一斤装五仁月饼原型照片一张!



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








评论(283)

热度(2074)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