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安歌》第二十一章(4)




“你好,我们是长阳区派出所的警察。有群众举报,你对身边这位形似醉酒男子,实施殴打和抢劫,情节严重,麻烦你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


二十分钟前,瞠目结舌的两兄弟人生第一次做警车,不吵架了、不晕车了、不恶心了,活脱两位良好市民的模样,乖乖巧巧被民警带来派出所。


二十分钟后,季杭在这位唐姓警官的命令下,从口袋里陆续掏出安寄远的手机、钱包、饭卡、车钥匙——都是安寄远在树下吐得昏天暗地时,从衣服里掉出来,而后被季杭放到自己身上的。


如今,竟成了罪证。




“唐警官,我真的,是他的哥哥。”


英明神武的季大主任在手术台上再如何所向睥睨、强硬霸道,在腰配手铐的警察同志面前,拿不出能够洗脱嫌疑的确凿证据来,便是百口莫辩的头号嫌疑人。


警官五十岁左右的模样,嗅觉老道、言辞谨慎,机警的目光在脑袋低垂的安寄远身上扫过,“你说是哥哥就是哥哥?别看他,他说也不算!小伙子那么害怕你的样子,万一是被威胁了呢?来,身份证都拿出来!”


身边的年轻民警接过二人身份证,左右对比后,旋即附和道,“长得不像,姓氏也不同,地址还不一样。就是刚才,他也没喊你哥吧?”


确实没有。


安寄远被摔下地后,震惊得瞳孔都在打壁球,朗声怒吼,“安寄杭!你能别这么凶吗!要不是我腿长,这一下就摔断了你知不知道!”


那一声吼振聋发聩,自然被早就潜伏已久的民警同志听见。




若是早知今日,季杭当初是绝对不会说出让弟弟“开口闭口直呼大名”这种话的。或者,会在安寄远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时,就揪起他耳朵把他骂醒。


事到如今,他只能幽怨地瞪向身侧的安寄远,冷不丁命令,“叫哥哥。”


持续的恶心和眩晕感终于如潮汐般退去,脾气也被派出所的严肃氛围吓出圆角,可安寄远还是又委屈又晕乎。


原来,脑袋里像一团浆糊这个比喻居然如此真切。


他用手背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屁股,“哥……”


如此不情不愿,略微掺有试探,单单一个音节都诉尽委屈,根本毋需专业判断,即便是素人听上去,都会觉得是刀架脖子上了。



“安寄远。”季杭自然不满意,凶狠的眸光全无收敛,他一字一顿重复道,“叫、哥、哥。”


“唰”的一下。


安寄远面红耳赤。


可是,就像这一周都不敢跨进电梯半步一样,他知道,直呼哥哥大名,是不对的。浆糊似的脑袋模糊了感官的边界,这三个字被生生品出藤条的质感。


倔犟的执拗很快就变成了低头的羞赧,安寄远扇动两只熟透的耳朵,低声却清晰地叫道,“哥哥。”



可惜的是,安寄远站在季杭身侧,羞得恨不得把脑袋埋进胸腔,于是,没有看见在听闻这两个字后,他冰山脸哥哥生动的表情变化:


像是个较真儿的孩子向外人炫耀自己所有,双唇轻抿,微扬起下巴,嘴角都忍不住向上牵动,眸光往天花板上绕了半个圈,眼神流转的弧度里,透出意气扬扬的骄傲和自豪。


颇有一副“你看,就是我弟弟吧,我让他叫什么他就叫什么”的显摆姿态。


事实证明,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唐警官表情复杂,大拇指搓了下鼻翼,嫌弃地道,“别狡辩了,等着吧,我们一查就知道了。”


夜阑人静,又是年关将至,作为市中心文明街道,长阳区派出所的夜晚格外冷清。于是,季杭清晰地听见两位警官出门时,关切又八卦的语气——


“他们真的一个28一个23?你没多算十年吧?”





虽然安寄远一身狼狈的模样着实让经验丰富的警官们心生怀疑,可这兄弟二人究竟是衣冠楚楚、言谈得体的世家少爷,很难让人联想到举报者所控告的“殴打、抢劫”等犯罪行为,所以,他们并没有被分开隔离到审讯室,而是被安排在调解室。


调解室的正中是一张小小的会议桌,周围放了六张椅子,新春的贴纸窗花洋溢出浓浓年味,雪白的墙壁却整齐印着“公平公正,依法调解”八个大字。


安寄远的面色仍旧铺陈着醉酒后的潮红,一双眼睛眯眯蒙蒙,像是从睡梦中被乍然唤醒,惺忪茫然。屋内没了外人,他更是完全放下防备,正用手背揉着眼睛,迷糊间就被季杭摁倒在一张椅子上。


“酒醒了?”


被安寄远那声“哥哥”哄得心窝发热的季杭,语气也不再冰冷,扒开安寄远脏兮兮的手背,对上一双毫无焦距的迷离眼神。


安寄远眨眼,认真追问,“你还没回答我问题。”


最近的这几周,兄弟俩相处的时光大多都剑拔弩张、硝烟弥漫,倒是很久不见安寄远这副兔子样了。


季杭沉沉叹了口气,“安寄远,我最烦你的一点,就是不长记性。”


那软萌的兔子眼霎那间就凶狠起来!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只要你还是安寄远,就不存在不喜欢这一说。”季杭毫不留情地戳穿,“你清楚地知道自己酒量有多少,却还要喝成这样来试探我的底线、揣摩我的心思、猜测我的反应。居然还敢问我烦不烦你?我非但不烦你,还会为你制定详细计划来加深印象,让你今后连一丁点猜疑的心思都不敢再有。现在开心了?知道欠了多少账没还吗?你是准备3D打印一个屁股吗?”


安寄远气鼓鼓咬住嘴唇,瞪着眼睛向上觑季杭。


他是故意在季杭面前闷头喝酒,可是,被这么赤裸裸拆穿,面子上自然挂不住。

况且,他也是有原因的,安寄远借酒气据理力争,“你都知道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都在神内一个礼拜了,连你的影子都没见到!”


他胸腔剧烈起伏,眼眶通红湿润,说话间还不禁气得铿铿磨牙,像个叛逆期不服管教的少年。


原来,喝醉的崽子,居然那么可爱。


所有情绪都变得直接而浓烈,横冲直撞,分不出任何精力去伪装世故,也没有是否应该委屈的权衡。


季杭忍笑,“小少爷,不是你自己要去的吗?况且,这才一个礼拜,从前几个月不见,也不见你急着跑我跟前来找揍挨。”


安寄远居然一巴掌拍在椅子的塑料扶手上,“不是我自己要去,是你让我滚出你病区的啊!”


季杭憋笑蹲下身,单膝跪在地上,伸手去拧那被雪水浸湿的裤腿。


他知道安寄远如今根本不在状态,便也没想要同他讲道理评是非,所以,语气并不严厉,只是顺水推舟地道,“谁惯的你当众顶撞上级、质疑上级的决定?那种场合,有你发表意见的余地吗?”


毛阿姨的事故,依然让安寄远感到失落,他第一次那么想狠狠挨一顿打、受一次罚,却被季杭毫无缘由的霸道阻挡在外。


“为什么没有?哥不是总教我要有责任意识,勇于承担后果吗?”


裤腿中绞出的水滴,成串砸在水泥地上。季杭头都没抬一下,理所当然地回应,“要担责任去外面担,在你哥这里,轮得到你吗?嗯?”



酒精作用下,视觉、听觉、触觉都被钝化,思绪混沌而粘稠,眼前男人那凌厉的轮廓,也在依稀被拉长的时空里变得模糊柔软,逐渐朦胧。一下又一下,安寄远缓慢地眨眼,眼底的酸胀刺痒,却变本加厉。


一直以来,安寄远都希望季杭能改变。


希望哥哥可以变得尊重他,信任他,正大光明地去肯定他,甚至依靠他。


可是这一刻,安寄远忽然就释然了。他发现,好像,不改变也是一种安全感——那个人,从前这样,以后也会这样。


你乖顺亦或叛逆,成熟亦或幼稚,温暖亦或抑郁,他一直站在你触手可及的身前身后。


不论是年少时期拳打脚踢、毫无章法的管教,还是前阵子动辄得咎、规整刻板的家法,甚至,在安寄远几次三番划清界限后,无遮无拦的出言不逊后,大逆不道的醉酒冒犯后,他仍旧理所当然行驶兄长的权利,定制仅属二人之间的规则。


他一点都不完美,暴躁而难以捉摸,他满足不了你对长兄所有的期待,他从不说你想听的那些好话,可是,你明晰地知道——天塌下来,他一定会替你撑着。


这大概就是血缘,吵不散、推不开、割不断。




“起来,把裤子脱了。”季杭突然命道。


安寄远莫名,“什么?”


季杭拎着安寄远的胳膊将他从凳子上拽起来,“脱裤子,快点。”


“哥,”安寄远下意识去推季杭早已放到他裤腰上的手,禁不住紧张恳求,“哥,不要——”


季杭却蓦然抬手,捏了捏他滚烫的耳朵,低声解释,“不是要打你。听话。”


简简单单七个字,就像是施魔法一般。


传说安家小少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宁折不弯的亲哥跟他示弱——不是打你,听话。安寄远闷闷在喉咙口“哦”过一声,再没有想要质疑季杭意图的意思,低头就把湿答答的长裤褪下。酒精像是将他的脸皮都熏厚了,季杭一巴掌拍在腿上呵斥他不穿秋裤,安寄远也不过木楞地笑。




身份查证并不需多时,唐警官和那位年轻警察很快便回到了调解室,将二人的证件递回。一旦身份确认,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咳咳。”唐警官挺胸背手,扫视一坐一站的二人,后将目光停留在季杭身上,严肃教育道,“是哥哥,也不能搁大街上这么揍弟弟啊,你看看监控里的画面,跟打儿子似的,你弟弟都多大的男孩子了,打得群众都举报了!这合适吗?!”


季杭双手接过身份证,态度谦卑恭顺,“是我不好,以后注意。”


“还有,哪有你这么摔人的?仇人啊?”唐警官继续指着季杭批评道,“你比弟弟大五岁,弟弟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要讲道理、摆事实,教育鼓励为主、批评指正为辅。两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有意见不合会吵架,也很正常嘛,但你比他大,就要包容友爱、谦让呵护,懂不懂的啊?年轻人!”


明明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白话,季杭却听得脖子根都红了。

大概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即便心里知道这么个道理,真需要警官耳提面命、正色训之,简直比抽在脸上的巴掌更为羞耻。


季杭红着脸颔首,“对不起,我明白了,给两位警官添麻烦。”




兄弟二人一前一后走出派出所大门,一个挺拔隽秀,一个摇摇晃晃。年轻民警还是满脸疑惑,摸着下巴对身边的唐警官道,“师父,您不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儿吗?”


唐警官讳莫如深,“裤子。”


“什么裤子?”


“那个哥哥,把干净的裤子换下来给他了。”


———————


百度告诉我,调解室没有监控,别想了。


彩蛋是:《叫哥哥的N个场景》


感谢小伙伴们集资替小远3D打印屁股: @甜心奇异~果  @云川漫步  @小火龙  @暗香盈袖  @meimeimei  @Albert where is your flower  @lll  @把心动藏好些  @引力千  @léa  @蛋泥的笔  @糖糖  @微笑是糖  @ヾ孤城°  @zzz  @悠儿✨  @蹲灿火锅店  @10  present 





评论(703)

热度(3415)

  1. 共4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