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安歌》第二十二章(4)



“这就开始委屈了——”季杭弹了弹清脆的纸张,笔墨的清香便散了出来,他回头看那顶着红彤彤xx的可怜孩子。

 

累了、疼了、羞了,孩子不过是想换个姿势而已,季杭就真的不明白自己在强人所难吗?


当然不是。


口口声声给出诱人条件,他知道小狮子聪明,聪明得可以听得懂严厉规矩下再无隐藏的包容,甚至一步步引诱安寄远试探自己的底线。

 

季杭在心底乐的一笑。

 

只是,他有自己的规矩,尤其是在施予惩罚的时候。

若是什么都顺由安寄远的请求,了无敬畏和方圆,还怎么管得住孩子。

 

季杭即刻唬下脸来,目光凌厉,“那你写这些,是在逗我玩吗?”

 

安寄远一个咯噔,“不是……”

 

“是谁请我来帮他立规矩的?”

 

“……是我。”

 

循循善诱,亦是步步为营,“仔细体会,认真回答。你是真的,疼到一分一秒也站不动了吗?”

 

“…………也,没有。”

 

“那就站直了!xx不要缩,往后撅,头抬起来!”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

 

安寄远最后悔的,不是与季杭分开的那十四年,不是没能在早早问出乔硕的身世而避免与之大打出手,也不是没让季杭哄便从神内屁颠屁颠跑回来。

 

而是,在先前那个“可以商量”的环节,没有提议季杭在执行家法时——

 

闭嘴。

 


⬇️

⬇️

⬇️

⬇️

⬇️

⬇️

⬇️

⬇️

⬇️


---------------


上一章的评论区:哈哈哈太好笑了小远内心小九九太可爱了

木头:你看我觉得好笑吗?

蛋泥:其实……我也觉得……很好笑……(憋笑ing)

被木头的眼神射杀。


 

彩蛋还是安小远的申诉啊



 

评论(414)

热度(3294)

  1. 共2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