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生日》(第二人称版)


*打木头


**《生日》改写


***第二人称预警


—————————————




家里的小朋友今天过生日。


你早早就买好了蛋糕,红字白底的老字号,是小朋友爱吃的口味。奶油香醇、栗泥微甜,一点儿都不腻口,稍微冰一冰,能假装在吃冷饮。


小朋友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好,心肺肠胃功能都弱了些,不被允许吃冷饮。巧了,小朋友说他从不爱吃这些小朋友才吃的东西。


说的时候,喉结滚动吞下过于旺盛的口水。


你不过轻轻笑笑,也不戳穿。毕竟,小朋友也是别人的哥哥嘛,要强惯了。


哦,对了。


小朋友十六岁。


你也明明没比他大几岁,却总把他当作小朋友。


居高不下的湿度让这几日的天气显得尤其闷热,你不禁加快脚步,蛋糕是从冰柜里拿出来的,要早点到家放冰箱。进门匆匆忙忙的,直到洗完手从厨房出来,你才望见客厅角落里正在面壁思过的小朋友。


大概是听见了身后的响声,托住戒尺两手攥成圆滚滚的小拳头。



小朋友贫血,皮肤白得能透光。你看见他轻轻噙住嘴唇一角,单薄的脊背挺得像跟竹竿,下巴却微微颔着,一副犯了什么天大的错的模样。


不就是一道附加题没答出来吗?


“卷子呢?”你走进一些,才算是看清小朋友明显失落的侧脸。


其实,在你心中,小朋友已经足够优秀了。精英齐聚的临床少年班里,成绩从来没有下到第二名过,可小朋友就是对自己的要求极高,不容许一丁点疏失。


你还记得小朋友拽着你的衣角,问你,“我也可以学这个吗?”


那时候的你,和小朋友还不那么亲近。可你永远记得,那灵动纯粹的眸子后面,铺陈着的无比坚定的灵魂。

“你想学临床?这可是西医。”


小朋友沉沉点头。


你笑得温柔,全然不像此刻手握戒尺的严厉模样,“那,你叫声师兄听听。”


小朋友的眼神瞬间锐利起来,对你这般占便宜的行径表现出明显不满。没吭声。


“想学。师兄就帮你。”


你伸手去揉他扎手的脑袋,却被小朋友倏地躲开。小朋友像只淋湿的小狗,狠狠甩了甩头。小朋友不说,但你知道,小朋友自尊心强,可不喜欢被当作小朋友对待。


你才不跟他计较,就好像一眼就能望到很多很多年后——小朋友变大朋友,站在千人会场实况转播的国际神外峰会上,作为首位获得象征至高荣誉的学科进步奖的亚洲人致辞时,会对着台下密密麻麻的摄像头,恭恭敬敬地叫你,师兄。


彼时,来往人群都理所当然称他为“季主任”,你却还总一口一个,我家小朋友。


好像能一口吞掉似的。



此刻,你在沙发上坐下,把小朋友叫过来,故意在他愈发紧张的视线下把卷子翻来覆去看了很久。就连老师判了满分的病例分析题,也一字不漏地看。


“患者四个月前因左侧脑桥亚急性梗塞灶入院,”握住黯黑色的实木尺子,铿铿敲在茶几上平摊的试卷最后一题,你的声音低浅无波,一点都不严肃,“今因头晕乏力于门诊就诊,头颅MR显示什么?”


小朋友顶着一头青春的短发,十六岁偏偏比同校的研究生们都有了更深沉冷笃、波澜不惊的面容。严肃顶正的模样在学校都快交不到朋友了,可是,此时此刻——


哇!


这眼神,分明就是委屈透了好吗?


你觉得有趣。


“小杭,答了的啊。”


听,这不敢张扬情绪,又实实在在充斥小脾气的语调。

看,那没忍住往那试卷方向虚虚一指的纤长食指。

瞧,紧抿的双唇上像挂了只隐形的砝码,把嘴角原本好看的弧度往下牵着。


你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重了,大概可以融化北冰洋的坚冰。


因为。


你有些生气了,“长大一岁,听不懂我说话了?”


小朋友眼底的委屈敛了一秒钟,他抬眼觑了下你。眉头紧紧蹙着,眼球跟震颤似的,微晃不止。



可还是要故作镇定呀。



他暗着眼眸弯腰捧起没有一丝褶皱的卷纸,盯着寥寥几张影像图,低声读起,“双侧小脑脚内信号异常,DW高信号,高FLAIR高T2低T1改变,左半桥脑软化灶……”


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必然要有坚实的影像学基础。


“考虑什么?”可你并不准备放过他。


约莫五秒。


没等到任何动静。


你将视线从茶几转向小朋友瘪着嘴也藏不住俊俏的脸庞。你已经是因为今天这日子的特殊性,多挤出一份耐心了。


“伸手吧。”





【战术省略,看置顶】


【战术省略,看置顶】


【战术省略,看置顶】

 






【到底打没打呢?解锁彩蛋告诉你】







评论(367)

热度(2656)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