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开车》6




……



景夕已经不是那个总跟在哥哥屁股后头的小尾巴了,几年前就能独立主管十亿级以上的项目,面对财团里的老狐狸也没了往日的青涩,甚至因特有的那份跳脱油猾,比之哥哥常年的严肃板正更让人难以捉摸。


可是……



更会……



“你刚才在干什么?”景朝……


身着薄绒外套的少年抿住唇,他明知这不算是疑问,还是很乖很乖地作答,“在,跑步。”



他问道,“老师让你洗完澡做什么的?”




“可是……”人前自信飞扬的少年,垂着脑袋耷拉着耳朵低声喃喃,“还有二十三圈没跑。”



……




……



“小夕,我教不会你了是不是?”





“不是……哥,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景朝认真而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缓缓问道,“为什么罚你跑步,不知道?”


“知,知道的。”景夕抽着止不住掉落的鼻涕,“因为我开车不认真,不,不安全。”


“我罚重了?”景朝问。


“没,嗯,没有。”


景朝皱着眉头看他声泪俱下,“那是我没资格罚你?”


景夕怎么会应,他甩着眼泪疯狂摇头,“不是!哥别这么说……”


景朝盯着他,一副当真不解的模样,眼里是追根究底的严厉,“那是什么?你……???


不是的!


当然不是!


……



……



……



景朝看弟弟,沉黑的眼眸泛起细碎星光。他很平静,平静到冷漠,“景夕,我不可能提家法管你一辈子。你长大了,……”


——————



彩蛋是昨天彩蛋的后续,有一枚凶巴巴的成年远崽。



预知详情🔎


……


……


请不要着急




會讓你們知道的






评论(484)

热度(1638)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