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杠杆》13



这一晚,安寄远就像是长在了床上。



下午等季杭回来那会,根本就没有睡沉,办公室外的门一开,那双佯装乖巧的大耳朵便不动声色竖起,收拢季杭一步一履间的气息与心情。紧接着,仿若豁达无畏地享受季杭替他盖被子、挑盒饭里的玉米、耐心对他说理、容忍他试探性的顶撞,心里实则门清——




这是按照惯例,先将他迷得神魂颠倒,再被揍到怀疑人生。





将安寄远从周公私宅拉回的,是孜孜不倦的电话铃声。不是沉睡到听不见,而是看见来电显示后的主观无视。

当着面可以悉心教导是一回事,他终究是老师,需有作为引路者的姿态和从容,可关起门来独处时,安寄远是有一阵子不想再看到这个名字、更不想听他叨叨了。



周以宸愣愣盯着熄灭的手机屏幕,终于在身边男人的嘲笑中放弃再次呼叫。呛鼻的烟雾迎面刺痛他的眼睑,为本就充血泛红的结膜更添几道纹路。



“呵。”嗤笑声意料之中地传来,“还以为你真长什么本事了,攀上神外的安家兄弟。”



周以宸抿唇,门齿噙住下唇,力道由轻渐重,“老师应该是在休息,他很久没好好睡觉了。”



“别给自己找借口。”男人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与立在寒风中却只着破旧刷手服的周以宸格格不入。



医院角落里的废弃实验楼不被监控覆盖,他将烟头随手掷在墙根,亮到可以清晰映照出周以宸窘迫神情的皮鞋在上面碾了碾,“周以宸,我劝你认清现实,早点回你的大山里去,少在我眼前碍事。我爸妈最近正为入选常委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他们的手段你没领教过,在这种节骨眼,真被知道你非但在我面前晃悠,还有留在B市的心,那你跟你家老师,都没好果子吃。”



“你爸妈?”周以宸瞪眼,颈边的青筋逐渐清晰,那双犀利的眼眸与他在安寄远跟前的小绵羊模样截然不同,他咬牙切齿道,“你是说,当初拐卖人口的’人贩子’吗?!”



男人的眼神骤然冷了,没有纠正周以宸的话,只掺杂不屑,“是那个女人自己把我卖了。”



周以宸赫然炸毛,他紧紧攥住口袋里的魔方,吼出毫无意义的争执,“那是为了你能吃上饭!不然我们两个都得要饿死!!”



男人一巴掌呼在周以宸后脑勺,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少他妈叫唤。她怎么不把你也卖了,让你也他妈从小过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生活!”



周以宸不理解,“这样的生活怎么了,你能成为如今的你,还不是因为妈把你卖给了个好人家吗?”



“呸!放屁!”






有道世事有轮回,有他安寄远不想接的电话,就自然也有人不想接他安寄远的电话。



“季主任……那个,这好像是安主任的电话……”身后的学生提醒得唯唯诺诺,因为坐在电脑前的季杭,表情和气息都在清晰说着,别跟老子说话。



电话铃声是同款的孜孜不倦,随桌上手机屏幕亮起又熄灭,季杭落笔签病历的力道明显加重,直接刺破纸背,在压抑的门诊诊室里划出一道尖锐而不和谐的声音。



他撇了一眼坐在身后的住院医,实在忍无可忍,按下接通。放到耳边,不出一声,更没有半句问候。



“哥。”安寄远没料到季杭会接,身后猝不及防一抽,疼得两眼空白,只能挤出一句废话来,“哥在门诊啊。”



手机听筒里鸦默雀静,季杭明显不欲发出一点声音。



安寄远又厚着脸皮说,“哥辛苦了,哥回科室吃午饭吗,我点外卖。”



季杭没有理会。



安寄远无法再装傻,“哥,我是想问问,我可以上药吗?”



……



季杭仿佛死了。



安寄远只能叹气,腆着脸道,“哥现在脾气真大,药也不给上,我起床就疼得直接从床上摔下来了。”



季杭呼吸明显加重,估计是被气到了,一字一字往外蹦,“起来不知道要干什么吗?”



“知道知道我知道,把昨晚欠的罚站时间补上!”安寄远赶紧堵住季杭的嘴,季杭出门诊肯定带学生,说不定房间里还有患者,他可不需要季杭亲自指导他受罚,“那个,我就是想问问哥,以宸的处分决定,拟好了吗?”



季杭无情地挂断电话。





安寄远的处境,远不及他电话里表现出的那样悠哉。他像个重大手术术后患者般,来回不过十几米的距离,整个人都好像被劈裂了,虚脱一般面色煞白。不过是简单的晨间洗漱,已经耗去他浑身上下的所有精力和力气。从发根一直汗湿到后腰,冰冷的汗水甚至顺延宽松的裤腰滑过他斑驳不堪的tun肉,疼得他微微发起抖来。上厕所的时候强忍羞耻背过手去摸,原本挺翘有致的身材——倒是更翘了,肿得跟两块火山石似的,又硬又烫。



他没有自虐到拖着这幅残喘的身躯去罚站,但季杭桌角那份昨晚并不存在的牛皮纸袋,还是吸引了安寄远的注意。



打开,周以宸的处分决定书上,是季杭遒劲而略微潦草的字迹——



扣除三个月绩效奖金;即日起,取消一切评优参赛资格;无特殊情况,轮转结束后不予留用。




这算什么?



他对周以宸,确实有私心,私心在于安寄远很理解,对生长于一个畸形而不幸的原生家庭的孩子而言,曾经切实有过的丝缕温暖,都会成为自己生命中永远不可能忘怀的光和热,长大了成熟了也愈发独立了,却依旧无法抑制本能,向儿时最最柔软的记忆靠近。



然而,这件事到如今,也不单单是关乎周以宸了。安寄远挨了这么没脸没皮的打,被季杭口口声声一句句“尊重你的处事方式”哄得心甘情愿,又被关乎医疗安全的底线和原则批得狗血淋头,如今很少再有需要求之于季杭的事,亲自踏碎尊严却也换不来那人分毫的妥协。




于是。





【点击彩蛋解锁男人永少年的远崽】






《杠杆》9




季杭不愠不火,径自道,“如果我是那位患者,在当时情境下,你会让周以宸动手给我置管吗?”


答案不言而喻。


他怎么可能让周以宸那个小混蛋在季杭身上做任何操作?季杭偶尔生个小毛病,安寄远都要把护士长折腾出来亲自给季杭打针,那可是亲儿子都没有的待遇。


然而,安寄远不喜欢季杭这么假设。非常不喜欢。


“我不知道。”他咬牙愤愤,不顾后果。

















先去那里,再回这里,再点彩蛋。





远崽:我比玉兔还乖!




虽然企划过了,但是#哥哥轻点 tag被屏。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老福特居然不想让哥哥轻点。






现将活动tag更正为:#哥哥不打



看吧,弟弟们已经开始得寸进尺了,毁灭吧扔了吧





大家先别急着发文,lof的规则是要等企划通过后才开始计数。“哥哥不打”的企划今天才递,等过了会再发帖提醒大家的。

(然而我已经被可可爱爱的小人画迷晕了)












配图供大家幻想自己已经戴上“哥哥不打”头像框




不用谢






【中秋企划】十五月圆,月饼很甜,哥哥轻点。



前排感谢霏霏帮忙递申请!


@霏霏 的热情怂恿和胆大包天的先斩后奏下,(其实本来就因为越忙越想写定理蠢蠢欲动),我终于还是抵不住诱惑,点开了lofter的中秋活动 。




众所周知,《杠杆》是《安歌》的最后一篇番外了,这篇番外完结后,会有一个be的小短篇,然后就会开始专心写《尾迹》。





是时候为这几篇兄弟文画个暂时的句号了。毕竟未来还有62年要写,总要开发点新元素。






文章写到这里,故事却并没有结束🔚





所以,就有了此次中秋企划,希望tag长存,大家可以经常回来看看,有哪些我们没能见证、却实实在在再发生的故事:





企划图credit to@霏霏 






活动内容:

  

✨以米酒蛋泥的原创人物为基础,描绘出你最想看到的脑洞


✨要求:完整、合理、精彩。


✨一个完整的脑洞需要有人物(可加入新人物)、情节(起因、经过、高潮、结果)、环境(地理、时间、时空?)。


✨一个合理的脑洞是符合普世认同的逻辑的,这里不是指对题材的限制(穿越题材里小远被拉到庭院里公开打板子就是合理的),而是基于情节发展的因果关系提出的要求。


✨一个精彩的那啥文脑洞,请合理避开不好好吃饭、抽烟喝酒、逃课成绩差、熬夜等等xj理由。(如果作为附加项,而不是人物那啥的主要原因,还是可以的。)


✨视角不限,可以是第一(哥哥轻点我知道错了)、第二(你嘶吼着哥哥轻点而他却无动于衷)、第三人称或上帝视角(见安歌正文)。









活动参与形式:


 

💥你没有看错!文字只需200字,200字高考小作文的字数,写不了上当写不了吃亏!(当然,多多益善,有对话更是加分项)


💥也热烈欢迎漫画或视频形式,边看图边看文不香吗!


💥发布内容时需带活动tag:#哥哥不打 #中秋团圆


💥划重点:以上两个活动tag都要带。


💥远崽:我比玉兔还乖!









活动灵感开发:


 


例如,你可以以第一人称把自己想象成小朝的女友展开说说。




例如,你可以创造一(万)个理由让安寄远忍不住对周以宸动手。




例如,你还可以在嫂子们生娃时制造点意外。




例如,你也可以让两大主任一战闻名……(猜猜谁会挨打)




再例如……



时隔多年,那位“朋友”究竟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画面从而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活动奖励:



🍑活动达到一定参与人数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都能得到带有“哥哥轻点”的头像框!🍑







来自蛋泥的额外奖励:


🌈在活动tag下排名前三的三个脑洞,脑洞原作者授权同意情况下,我会综合可读性、可写性、和对以上三个要求的满足,选择其中一个写出来,当作额外的无责任番外。所以想看什么不要犹豫,赶紧起笔吧!




活动时间:


📅即日起(8月30日)至9月12日。


📅企划已经通过✅:No. 269









我知道你们都很想要这个头像框,别掩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