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山川》第八章

错别字预警,

-------------


杨小川不仅仅是作弊了。


可是他真的太害怕了,他不敢告诉杨大山。


华凡荣来找过他们麻烦之后,杜见便接近了杨小川。

杨小川明明知道他不安好意,可仍旧没能抵挡诱惑,更没能对抗那深入骨子的怯懦。

哥哥被摁在地上猛揍的场景依然会将他从睡梦中惊醒,况且……


“你也不能一直靠你哥啊,你看啊,你哥自己十几岁就出来打拼了,他现在好不容易能生存了,又要养你这颗寄生虫,那他什么时候能翻身啊。”

“你放心,即使被发现了又怎么样,初中生的处分不记录在案的。”

“杨小川,想不想赚点大的?”


况且,他确实不想自己成为哥哥的拖油瓶。

是啊,哥哥十二岁就出来独自打拼,依靠自己的能力在风吹雨打中逆行生长,他为什么事事都要依仗哥哥。



华凡荣给的任务好像很简单,简单到杨小川逐渐对不劳而获的快感,欲罢不能。

有时,他只需要站在那儿,自然会有人来问他路,然后,他把他带去花哥那里。

有时,他会扮演送报纸的小男孩,将一个花哥给他的信封投进固定的信箱里。


“小川啊,还适应吗?”华凡荣的气质与那日在工地上的暴戾,大相径庭,“零花钱还够用吧,有什么困难记得跟花哥说。”

杨小川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玻璃瓶装的橘子汽水,“我,大概是……不能来了。”

“哦?还病着?那再休息几天吧。”

前两天是真的病怏怏,被皮带抽出的肿痕,道道都有厚切的豆腐那么高,下床都是煎熬。


不过总算,这顿打算是没白挨。


不劳而获的快感并没能战胜杨大山连日来的冷漠,杨小川不想哥哥为他这么生气。

原本赚钱就是想让杨大山减轻点负担的,却没想到给自己招来一顿狠打不算,还要时刻提心吊胆,生怕哥哥又像那晚似的,不给他进门。


没钱就没钱吧,兄弟两个人啃白馒头吃腐乳,不是也挺开心的。


杨小川抬头,“我是说我不想再这样了。”

华凡荣手一招,就有人又送上一瓶一模一样的橘子水,他亲自撬开金属的瓶盖,拿到小孩儿跟前,“你哥知道了?”

“没有。”

华凡荣笑,“你再想想,没事儿也可以来花哥这里喝饮料。”


杨小川眨巴眼睛看着那瓶橘子水,浅浅嗯了一声。


杨大山后来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决定要带小川在身边的呢。

是在头一次看到那孩子被杨建富打得遍体鳞伤跑出家门的时候,还是在医院听见孙梅指着他鼻子骂为什么不够听话的时候,好像都不是。


“哥哥!我又拿了一百分!”

小小的杨小川眼里,洋溢着独属孩童的喜悦,扬着卷子,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那好像是杨大山第一次接小学生的杨小川放学,“上学开心吗?”

杨小川大大点头,“只要不在家都开心!”


他自小就成绩不错品德端正,好好学习走正道,一定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像无数个从车行门前路过,身穿挺刮衬衫走进那玻璃大楼里的白领一样,谈笑风生。

像那些逛超市不用在结账前事先心算出总价的城市人一样,洒脱恣意。

又或许再好一点,像撒手将车钥匙扔过来吩咐他洗车的客人一样,活得趾高气扬。


这是近几年来,杨大山最大的愿望。


然而,自己连温饱都要发愁,要养活另一个孩子,仍旧是十分艰难的。

所以,杨大山来卖血那天,窈窕熟女朱姐的邀请,他并没有拒绝。


山川市仅有一家的娱乐汇锁,杨大山来试岗的这天,看到了他绝没想到的人,脸上挂着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迷离,患散,欢愉,松弛。


杨大山两步上前,就把杨小川从吧台扔到地上,一粒粒的白色耀完随之洒落一地。

他扛起旁边的高脚凳,往那蜷缩的身躯上砸去,不顾死活的气势,吓得周身人群轰然驱散。


“哥,哥,哥……”

杨小川开始逐渐清醒。


众目睽睽之下,杨大山扬手就是十几个耳光,打到他手掌发麻了,就用吧台上两厘米厚的点歌簿作为凶器,左右向杨小川的脑袋上劈头盖脸甩去。


全程无言。

直到杨小川被拖出汇锁,那阳光帅气的孩子,已经全然看不出原先容貌。


汇锁后门离车行不远,抄近道十分钟。

平日里的杨大山,虽然嘴上骂得凶,但从来没有如此粗暴地对待过弟弟:他脱下外套将衣服缠在杨小川的脖子上,一路牵到车行。


踉跄一路的杨小川,被扔到人行步道的水泥地上。

此刻的他已经彻底清醒,看到杨大山拿着洗车用的高压水枪,阴着脸走过来时,还知道下意识护住脸。


“杨小川,我今天不弄si你,我就不是你哥!”


深秋初冬的山川市,呼吸间都是南方独有的阴冷潮湿,就是偶尔淋了几滴雨,那寒气都能渗入肌理,更不用说这高压下的猛烈水柱。


杨小川只觉得身上立刻像是被打了上百皮带的疼,并且这疼持续不断,没有分毫间隙。

水雾飞溅,他在地上无助地翻滚,水枪却总能精确瞄准那最想保护的部位。


兄前,邀间,脖子,毫无章法。


他还根本无法开口说话,连叫一声哥都会被四处窜涌的水柱,呛得连声咳嗽。

低温让身体变得更加敏感,整条躯干都快被冻住,可那水枪却像是能将他脆生生打折似的,剧烈的疼痛犹如在打磨骨髓。


“大山,大山啊!不能这么喷,要出人命的!”

最后,还是被慌张围观的工友关闭了水管总闸。


水声忽然消失,空气里还有些危及沉落的绵薄水雾。

杨小川抱着脑袋缩成一团,冻得抽搐。


他听见哥哥平静话音下的惊涛骇浪,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我他妈就是要弄si他。”


成片而下的温热泪水,融化不了通身严寒。


杨小川想,这一次,哥哥真的,不会要他了吧。


不要也好,原本就是个拖油瓶,如今才知道,里面装的,竟都是那又脏又臭的地沟油。

———————



《山川》第七章


杨小川从学校带午餐回来给哥哥吃的习惯一直持续。


他从小就脾胃不好,吃多了会疼,吃不干净了会拉,杨大山自己也不是精贵的身子骨,况且小川那么大孩子,吃什么总不用他盯着了吧。

今天是苹果,明天是糯米团,杨小川总说自己吃不了,孩子一片心意,不浪费食物是好事,杨大山照单全收。


可是,最近,学校发的午餐点心,逐渐丰盛。

杨大山左右翻转手中的精致小饼干,硬质纸壳,里面是独立包装的六小袋,他虽然识字不多,但也认得出,正面包装那几个歪歪扭扭的东西,不是中文。


“学校发这个?”

无名指和小指还夹着自制的固定钢板,杨大山左手夹着烟,在把杨小川叫到跟前来后,才扔到地上碾灭了。

杨小川乖乖站在哥哥面前,“嗯。”


杨大山抬起眼,静静,静静看着小川逐渐趋于僵硬的表情,“真的?”

“是,是啊。”杨小川摸着裤缝,目光在那饼干盒上转,“就是,最近学校有那个慈善团体,来送的,然后老师就发给我们了,是那个,捐助的,不要钱的……”


杨大山耐心听完他嘀嘀咕咕说半天,才靠在椅子后面仰头睨视,语气诚恳,“嗯,现在还流行这个呢。”

杨小川没说话,紧张地连舌头都在抖。


“我前两天看见,你放学跟杜见一起走的。”


杨小川的脑袋里轰隆一声炸开,他的眼底全是震惊和害怕,根本不敢给哥哥看去,只能低着头。正心跳加速着,胳膊却被杨大山往旁边一拽。


孩子以为要挨打,下意识紧缩。

杨大山却只撩开他校服,“他没欺负你?”

“没,没。”小川心里不是滋味,咬着嘴唇摇头,“没,那天之后就好了。”


杨大山还是找去了学校。

他收集着杨小川带回来的食品包装盒,去超市一问,十九块八。

在那个两块钱可以买五个白馒头的年代,那可以是他一个礼拜的饭钱。


老师自然满脸震惊,倒不是因为这莫名其妙的饼干。

更多是杨大山破烂陈旧的装束,和脸颊上的机油印子,“你说谁,你是杨小川的哥哥?”


杨大山走出老师办公室的门,稍作犹豫还是没直接把杨小川从课堂里揪出来,上次盛怒下把人揍发烧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想要平静一下心情。

于是,回到车行,换了个电瓶,卸了一副轮胎,清了个油路,把自己弄得满身机油汗臭,又冲了个凉水澡后,他发现——他有些太过平静了。


看到畏畏缩缩不敢进门,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杨小川,竟然没有一个巴掌抽下去。

反而理都不理,转身去忙了。


杨小川就背着书包,站在人来人往的车行门口,低着头一动不动。

老师跟他说,你哥哥来过的时候,杨小川就知道他完蛋了。


“杨小川啊,你哥哥看上去还是很讲理的,但是学校给处分,怎么能不让哥哥知道呢,你爸妈无所谓也就算了,你自己要明白,积极改正善莫大焉,帮同学作弊这种事情,可不能再犯了。回家,让哥哥跟你说说道理。”


说什么道理?

杨大山半个字都不想跟他说。


直到车行熄灯,学徒们张罗着去关卷帘大门,才终于有人想起月色下的杨小川。

“诶?小川怎么站到现在啊?快进去,天都黑了。”


杨小川抬头看了眼远处的杨大山,夜深人静的,他不可能没听见。可杨大山仍是面无表情地将金属套筒一颗一颗放回工具箱里,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杨小川害怕,但是他又想哥哥理他,揍他一顿也好,总好过这样不理不睬。

于是,顺着旁人的推搡,往里迈开僵硬的双腿。


“出去。”


厚重嗓音沉沉回荡在空旷的车行内,工友关拉卷帘门的手顿了顿,看向面色冷厉的杨大山,和徘徊不前的杨小川。


“怎么了小川,又惹你哥生气了?”

“大山,教育教育得了,人家小川都在门外站一晚上了,初中生书包那么沉,这么压着长不高了。”

“快进去小川,叔叔关门了,小心脑袋。”


杨小川哆哆嗦嗦往里迈了一小步,真的只有一小步。


“我他妈让你滚出去没听到吗!”


杨大山抬手掀翻自己那整理了老半天的工具盒,零散的配件飞扬一地,他大步流星朝着杨小川走来,拽起小孩的后领就往门外拽,“不是会赚钱了吗!滚!滚远点!反正也死不掉了,你他妈爱去哪儿去哪儿!”


杨小川早就哭得泣不成声,眼泪成串地淌,他早该想到的……


哥哥从来都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活在阳光里,站在那阴影之外。

会拿着自己的满分成绩单到处炫耀,又在回屋后试图用橡皮擦去那乌压压的手指印;会在偶尔的失误时安慰自己消极的情绪,说只要努力过了就没有遗憾;会说你已经很厉害了哥连卷子都读不懂……


小川转过身,揪住哥哥的衣服,像是拽住救命稻草似的,紧紧的,“哥,哥,我错了!别赶我走……”


白天人多事忙,杨大山教训孩子起来,大家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忙客人的事,这会儿就最后负责关店的三四个工友,不劝也不合理啊。

“大晚上你要他去哪儿啊?大山!”

“诶!你先松开他,小川到叔叔这里来!”

“不带这样的啊,孩子做错事好好教育就行了,有你这么做哥的吗?”


杨大山狰狞怒吼,“我他妈不做这个哥了!他杨小川有的是本事,都会给同学作弊赚钱来孝敬哥哥了,他还要我这个哥哥干什么?!滚起来!我杨大山不配让你跪!”

杨小川哭得撕心裂肺,“哥!哥哥!我错了,小川错了!哥打我吧,不要赶我走啊——”


他还背着书包,却连滚带爬到旁边,随手捡了一根金属棍子,又膝行到杨大山腿边,眼泪哗哗的流,硬是要将棍子塞进哥哥手里。

“哥,你打我,你怎么打我都行。”杨小川仿若看不见周围那还未散去的工友,唰得将校裤连同底裤一起拉到膝弯,背过身去撑在地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哥随便打,不要赶我走啊,你打死我也好我不想回家——”


那坚硬的外壳,被最后那句声嘶力竭的话,翘出一个洞来。

当年的他何尝不是,就算死在外面,也不要回家。


区别就在于,那时的杨大山,没有依靠,而如今的杨小川,有了他。


杨大山当然没有用手上那一棍子下去,就能半条命旦夕的棍子。他扔了棍子,去仓库里翻出一条废弃的正时皮带。

材质坚硬,小一厘米厚,一个对折,将带有齿楞的那一面向外,狠狠抽了下去。


十几下的功夫,xx上已经青紫交错,没块好肉,工友们自然要上来拦。

杨大山一个暴脾气,“你们再拦一下,我他妈今天废了他!”


这顿打持续了很久,杨小川觉得,是不是天都快亮了。

哭到脱力的他,被拎到墙角罚跪,身后肿成茄子的xx,暴露在空气中不时颤抖抽搐。


恍惚间,听见头顶依旧沸腾的话音。


“我杨大山这辈子就这样了,没个正形混口饭吃,但是你不行,杨小川,你他妈给我出息点儿!!!”

————————



《山川》第六章



杜见并没有善罢甘休。


那天被杨大山在操场上的训斥和巴掌公开处刑后,杜家小少爷面子上挂不住了。

况且,他丢的钱就是没找到,这杨小川拖欠学杂费个把月了,怎么偏偏赶着他丢钱之后,就交上了呢?

屁大的孩子,觉得自己的逻辑天衣无缝——肯定是他偷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杨小川就是欺负惯了的。几天不去闹他,心上像长了癣似的痒痒。

杜见找到高年级的小伙伴,稍稍打赏几分好处,小伙伴就向他引荐了华凡荣。人称花哥。


哦,原来是杜家小少爷有事相托啊,好办。


山川市在当年就是个小三线城市,扫黄打黑的势头还没来得浸润,就被蓬勃发展的经济趋势掀得不见踪影。

毕竟,经济才是命脉,旁枝势力若能为主干提供养分,歪门邪道又怎么样,谁在乎。


要说这花哥,大概也不算什么大头目,可个性如其名好,成天身穿五颜六色的花衬衫招摇过市,便难免深入人心。


杨小川当然不知道什么花哥花蛤,他从来就是一乖学生,乖巧里带着几分他哥最为厌恶的懦弱。

可是,杨大山十几岁接触社会,在那个隔三差五就有人丢孩子的年代,想要生存下去,这山川市如藤树根般盘踞在阴影下的庞杂利益链,他便不能毫不知晓了。


是以,当杨大山看到,自家孩子背着个书包跟在华凡荣和杜见后头,亦步亦趋向着车行走来时,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杨大山放下手里的机油,沉脸就骂,“杨小川你给我滚过来!”

那声音害怕极了,“哥——”

他的拉长音并没能说完,身穿向日葵大花衬衫的华凡荣一个转身就抓起了孩子的头发,拎着杨小川的脑袋,左右开弓,响亮的两记巴掌,“让你说话了吗!”


“你他妈找事呢!!!”

杨大山抄起地上的机油就向华凡荣泼去,男人一个错身,乌黑麻漆的机油在他飘逸的衬衫下摆上,留下一道突兀的污渍。


后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任何悬念。


杨大山被当街揍到脱力,最后闷着头套戴上车。

杨小川被压在地上,脑袋掰成绝对不舒服的角度,全程目睹他哥缩成一团挨棍子,眼泪像是要在地上积出水潭。

“你他——咳咳——不许哭!”


他们被带到一片在建工地,杨大山最近卖血频繁,本来就没什么血色,如今被狠揍一顿,更是面如白纸。

扔在地上,几乎要与那水泥融成一片。


“哟,这就不行了?还以为多狠呢!那天在操场上不是挺威风?”

杨大山睁开青肿的眼皮,第一时间去寻找小川的身影。

透过眼角的血色,看见被绷带缠住嘴呜呜咽咽的杨小川,声音虚弱,“别他妈叫唤。”


“啪”的一记耳光,打在杨大山贴地的脸上,像是拍皮球似的。

华凡荣蹲在杨大山面前,随口向他吐了一口唾沫,“啧,这你就不如你弟弟乖了吧!”


说罢,小川便被两人架着,带到了杨大山面前。

“看到了吗,小川子。”

华凡荣还是拽着杨小川的头发,拎着他的脑袋将他凑近到杨大山面前,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微热的泪滴,化在杨大山被沙铄擦破皮的脸上,刺生生的疼。


华凡荣踢了踢那摊肉泥似的身体,“就是你哥犯了事,也他妈的得挨打!来,好孩子,跪这儿,叫声爸爸我听听。”


杨大山嘶哑着嗓子,咬牙切齿,“你他妈的敢!杨小川!”

实木的棍子再次落到杨大山背上,那遍体鳞伤的躯体竟然连抽搐都显得费力。

杨小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噗通一声跪地,嘴上黏了封条,却隐隐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华凡荣仰天大笑,又蓦地阴下脸,看向地上的杨大山,“轮到你了,他妈的给杜见少爷道歉!”


死尸一般,毫无动静。


华凡荣眼一眯,打了个手势。

“花哥。”贴心的手下立刻迎上,“这孩子要去学校的,被看出来不好吧?”

“也是。”华凡荣摸了摸下巴上找不见的胡渣,“相机带了?”


精赤的上身在寒风凛冽中被冻出红痕,几双有力的大手擒上裤腰的时候,挣扎中的杨小川忽然看到哥哥撑地跪起的身子。

破损的背心只剩几缕挂在胸口,杨大山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的水泥地,空洞的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摇摇欲坠的身躯猛然向前扑倒,杨小川瞳孔惊缩,却看到他那最厌恶他懦弱本性的哥哥,附身将额头磕在地上。


梆梆响,一下,两下,三下——

“对不起,咳咳……我错了……杜少爷原谅……”


不知为何下起了雨,血色顺着肌肤滴落。


那晚回家的路上,杨大山紧紧牵着杨小川的小手,一刻也没有松开。


“疼不疼?”

杨大山按了按小川脸上的掌痕,他来脾气时揍起孩子来比这重多了,也从来没问过一句疼不疼。

杨小川突然就笑了,摇摇头。


杨大山就着月色,给弟弟的脑袋上打肥皂,水声哗哗。

孩子低着头,他却知道,杨小川又哭了。


这次,杨大山没有骂。


“杨小川,别人欺负你,一定要打回去。现在打不过没关系,等你变强大了,就能打了。”


他的世界观,简单而粗暴。

———————

.

.

感谢 呦呦 和 45仰望星空 的打赏~~~祝五月安好~~~


《山川》第五章

杨小川再皮实,这么见血刮肉似的打法,免疫系统显然是要抗议的——他发烧了。


“怎么烧成这样才来啊,身上有伤也不处理!”

“对不起对不起,医生,您看怎么办,需要血吗,抽我的!”

“走开走开,别碍事!”


杨小川烧得迷糊,睁开眼看到恍惚的人影,“哥……”

“哥在哥在,不怕啊,哥在呢!”

他又沉沉地闭上了眼,梦里真好,连哥哥都变温柔了。


杨大山从来没来过医院。

拿着一叠单子,和一张他叫不出名字的卡,在急诊大厅跑得晕头转向。

他识字不多,经常要问别人,被嫌弃也只能尽数收下那鄙夷的目光,最后还是搞错了检验科和检修科。


不过,医院有一个窗口,绝对是不难找的,那就是收费口。

“什么?!”

杨大山隐约听见一个数字,可是他没敢立刻相信。

坐在窗口内的工作人员不耐烦地拿起话筒,语气尖锐,“六百五!现金还是刷卡?”

杨大山在身后队伍的催促下,默默退开。


公共电话亭下,杨大山推入一枚硬币。

“什么叫问你要钱?!这他妈不是你儿子吗!”

“四十度叫没关系?!医生说脑袋会烧坏知不知道!”

“好!好!你他妈就别管他死活!”


他没有什么朋友可以救急的,唯一一位能当下拿出那么多的,就只有陈东洲。

杨大山犹豫了几秒,撒腿就往车行跑。

陈东洲并不友善,商人对向自己借钱,并且绝对付不起利息的人都不会友善,况且,收下杨大山,本来就是已经对他仁至义尽了,当时也并不知道,他还带着这么个拖油瓶。


杨大山到医院的时候,病床旁竟然围满了人。

一颗心忽然提到喉咙口,他下意识去看病床上趴着的小孩——幸好!

杨小川也看到了他,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喊了一嗓子哥,所有人的目光才聚焦过来。


“你就是杨小川的哥哥?”身穿警服的年轻男人打量杨大山,“孩子身上的伤,是你打的?”

医生觉得这烧发得过于蹊跷,患者家属又不在床旁,孩子睡熟了,便翻身替他做了检查。屁股上隔夜的伤都化脓了,看着自然狰狞。


“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现在有理由怀疑你虐待儿童。”

“你胡说什么?!”杨小川撑起身子,“他是我哥!我犯错了他为什么不能打我!”

“你怎么那么废话呢!”手掌才刚刚里开小孩儿的额头,杨大山便没好气地训了一句,抬头对警察道,“没问题。”


他一点都不怕进派出所,他又不是杨小川,从小都是三好学生。

杨大山是放养在外自生自灭的崽子。

十几岁的时候走投无路,假装要跳桥又假装被警察叔叔劝下,去派出所骗饭吃的时光,仍然记忆犹新。


当然,记忆犹新的也不止是他。


“哟,稀客啊,好久不见了啊大山,怎么改邪归正了?”

王宇中年模样,管理他们这片辖区十几年了,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人之一了。

杨大山客气得很,“王叔,好久不见,这不是来看您了。”

“少跟我滑头。”王宇问跟在身后的小警员,“什么事啊?”

“哦,虐待儿童,把他弟弟给打了。”


王宇看他一眼,而后咂巴了下嘴,“你自己都说弟弟了,这怎么算虐待儿童?毛病,你家孩子你不能打?你揍你儿子我也给你拷进来?”

警阶和年资都不是摆设,王警官这么说了,杨大山自然就不能留。


“哥,你怎么才来……”杨小川又泪眼汪汪。

杨大山点他脑袋,“杨小川你生病我不想收拾你!我又没死你哭个屁啊!”

杨小川委屈巴巴地瞪着哥哥,抱着枕头趴踏实了。


病房唯一的电视里,不断回放着50周年的阅兵仪式和群众游行。遥远的国家大事,催出孩子沉沉的呼吸音。


天色一晚,气温逐渐转凉,医院更是阴嗖嗖。杨大山缩成一团取暖,却被突然的惊叫吓出了魂魄。


“啊!”

“怎么了?”

杨小川一脸焦急,附身将半个身子挂在床边要去拿书包。


“杨小川你给我趴回去!”

孩子可怜兮兮地咬着唇,拽到手里的书包却没有松。一边怯生生向杨大山投去试探的目光,一边扯开拉链。


杨大山看着小川从书包里掏出一只塑料袋包着的鸡腿,愣了愣,而后抬手就是毫不留情一巴掌——打在床板上。

“你他妈有病吧!”

骂完才觉得不对劲,孩子确实病着。


他是今天下午接到孙梅电话说杨小川发烧了,才去学校直接带他来看病的。


“学校的这个鸡腿很好吃,哥尝尝看啊。”

杨大山这次真的上手了,拍在后脑勺,“都几点了吃什么吃,快睡觉!”

“哥都没吃晚饭……”

“杨小川你怎么就那么叽歪呢!管好你自己的事!趴下去睡!”

说着,抽过孩子手里的鸡腿,藏进口袋。


天色蒙蒙亮,杨大山缩着脑袋走进巷子的末端。昨夜睡得太凉,竟然流了些清水鼻涕。

不能给他们看出感冒了,感冒的人家不要。


“怎么又是你?”

杨大山撸起袖子,皱眉,“今天什么价?”

“你这行不行啊?”女子犹疑地看了眼他臂弯的针孔,“一个。”


黑市上卖血,都是五百毫升为单位的。


杨大山想了想,满脸认真,“我卖五千。”

女子暗道神经病,没好气地推开他的胳膊,“那我们不是还得给你收尸?搞笑!”


杨大山刚想要拍桌,帘子后面走出一位窈窕熟女,声音玲珑剔透,“帅哥,那么缺钱啊?”

————————

不打孩子日快乐

·

·

感谢 @争取  @小坚果  @柠檬红加冰 

《山川》第四章

这一次,杨大山隔了整整一周,才来找的杨小川。

那天明明是准时放学,脚边的香烟头却密密麻麻,都快看不清水泥地原本的纹路,杨小川站在他哥面前,还是那个乖学生的模样,穿着服帖的蓝白校服。

可那心上,早都揪起了层层褶子。


杨大山在小川叫过一声哥后,又抽完整整一支烟,才抬眼瞥了他一眼——那一眼,杨小川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杨大山这么阴沉的表情,一张脸黑得像是能把他一口吸进去,一言不发迈着步子。

杨小川书包重,要跟紧,就时不时得跑上两步,破损的拉链不小心勾到迎面行人的包,他停下来去解那缠住的拉链。

再抬头的时候,哥哥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他妈要逃去哪里!”

等杨小川赶到车行,等待他的,自然是劈头一巴掌。


杨大山脾气一直不好,跟他动起手来也从来都无所顾忌,几句话说不开心了,耳光就会盖上来。

杨小川吃过他哥数不清的巴掌,却总来没经历过那么重的。


这一下,半边脸就都肿了起来,清晰的指印像是浮雕一样笼在他白皙的面颊上。

杨小川委屈了一下,“我没有……”

我没想逃。


车行是个内壁连通的大平层,没有单独的隔间,就连杂物室也为了方便,卸去门板。

杨大山环视一圈,找了个相对安静的角落,拉过一把吱呀吱呀的竹椅,敞开双腿坐在杨小川面前。

还是那根白色的细长棍子,虚虚握在手里。

他撑着膝盖,从上往下紧紧咬住小川闪躲的视线,“钱,是不是你偷的?”


那天晚上,只有杨小川来过。

三百二。杨大山奔波一周,已经还上了,他跟陈东洲说是他拿的。

他可以被冤枉,但是,他不想冤枉了杨小川。


然而其实那一瞬间,杨大川是真希望,自己冤枉了他。


“对不起……哥。”冰凉的泪水在滚烫的脸颊上蒸腾,“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反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手背粘出一片黏湿。

他雷霆震怒,气得手都在抖,“你他妈还有脸哭!!”


这怒火中烧的嗓音震天动地的,车行的客人和师傅都往他们的角落送来目光。

杨小川又疼又怕又羞,哭得更急了。


“给老子憋回去!”杨大川抬手紧紧掐住他下颚,那呜咽被挤压在快要脱臼的下巴里,自然就变了声。

“我他妈十二岁就靠捡破烂讨饭吃,都没偷没抢!怎么就有你这个不要脸的弟弟!!混帐东西!不许哭!”


“行了,大山,轻点儿,还有客人呢。”


杨大山甩开小川的脑袋,撑着膝盖低头重重换气。

他再抬头时,眼底铺开了密密麻麻的血丝,一副眼眶红的像发炎了。


“钱呢?”


杨小川听着哥哥嘶哑的嗓音,心里一阵阵难受,哭腔更甚,“我,钱,交了,交学杂费……”

杨大山像是怔了半秒,反应过后,兜风又是严丝合缝的一记耳光贴上小川高肿的脸颊。


他气杨小川,又恨孙梅和杨建富。


“交学费你用的着偷吗!”抬手狠狠捏起那红到发烫的颊肉,在手里转了半圈,“你长了这张嘴就只知道吃饭?!下次再敢装哑巴我他妈就给你缝起来!”


杨小川吓坏了,顾不上疼,噗通跪在地上,“哥,我错了,你别吓唬我啊,我再也不敢了……”

“吓唬你?”杨大山嗤笑一嘴,他从竹椅上起立,从上至下俯视着跪地求饶的杨小川,声音冷得可怕,“杨小川,你乖乖tuo了ku子挨顿打,这事就算过了。你要是敢给我叽歪一句,我今天他妈打死你信不信!!”


杨小川不是不知道羞耻,初中的男孩子了,哪能不知羞的。

但是他太害怕哥哥的雷霆之怒了。


角落里的沙发,是平时给他们员工休息用的,皮面都破损了,露出底下黄色的海绵来。

杨小川jue在这里,车行里的来往人员,只要稍稍伸长脖子就能看到他挨揍的全景——可是他不敢忤逆杨大山。


一时间,整个车行都回荡起棍子着x的声音,和那压在拳头底下悲怆的痛哭。

xx上很快就看不清原来的颜色,道道肿痕纷乱交错,每一下都能带起半公分高的檩子,层叠的地方逐渐显出紫红。


杨小川疼得痛哭流涕,身后像是被剥了皮鞭笞,肉都要被打烂三分,可那挥鞭的人却好像根本不知疲倦,接连不断的责打将他推向理智的边缘。

“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啊!”


杨大山一言不发,落棍的力度又加了两分。

“啊!”


小孩从小对数字敏感,一定是过了百下了。

实在受不住,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往一边挪动,“哥……哥!”


“你他妈敢躲?!”杨大山像是根本看不到x尖处浮起的青紫,十二分力,砰的一下砸下去。

“啊!!!”

眼泪像是喷射而出,撕心裂肺的剧痛,让杨小川丝毫不怀疑,他哥今天可能真的要打死他。


小孩还不想死。

杨小川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扶着ku子弹起,撒腿就跑。

“哥,别打,我真的错了!”


他完全顾及不得门外便是人行步道,光着xx就逃命似的奔。

可惜,那两条腿早都跟被打得跟残了没什么区别,挂在膝弯的ku子更缩小了步伐,还没跑出门外,就被杨大山一把拽住,临头就是沉重的一记耳光,“知道错了就他妈趴回去!杨小川,我今天不打烂你xx这事就没完!”


剧痛当前,杨小川最终还是不肯就范,杨大山也懒得跟他周旋,反手将他按在地上,用膝盖抵住那尾骨,就直直往下敲棍子。

两瓣xx被打得透亮发紫,x尖往下的部分都已经渗出血点,白色的棍子上染出片片猩红。

陈东洲才姗姗来迟,“大山,大山,不能打了,停手!”


杨大山脾气暴躁,全车行也就陈东洲敢真的上手去拦,这一拦,其他几个有眼力价的学徒也跟了过来,生生把杨大山从小川的身上拆了下来。


人群聚集,有人用车间旁的卷筒纸巾给杨小川的xx上擦血,有人将孩子从冰凉的地上扶起,有人卷起袖管给他擦泪抹汗。

杨小川还是止不住大哭,身后疼得跟劈开了似的,他一边抽泣,一边怯生生地看向几米开外被几个叔叔拉扯着的杨大山,胸腔起伏。


“眼泪憋回去!!”

真的就没再哭了。

杨小川紧紧抿住嘴,被抽肿的脸颊憋得通红,眼皮也肿成核桃,一眨一眨看向杨大山。


“好了,快点跟你哥道个歉,你哥也是为你好。”

杨小川没道歉,他呜咽着,“哥……别气了……我真的不会了……”


他在那个破烂沙发的墙角,从傍晚一直跪到午夜。

稍稍想弯腰休息一会,杨大山便随手抄个东西扔向他,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罚跪似的,“跪直了!”


等到杨大山终于开恩让他起来的时候,他连自己的腿都不知道在哪儿了,摸着拄在地上的那两条陌生东西,根本动不了。


最后,还是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才换来一个坚实的怀抱。


这会的巴掌,已经没有下午那时候重了,恢复了平时的力道。

杨小川偷着乐,像极了斯德哥尔摩重度患者。


杨大山用自己那粗糙的毛巾给孩子擦脸,再小心也疼得他冷汗淋漓。


“哥,别生气了。”

明明衣服才刚换好,又湿透了一身,杨大山正要骂人,就听见这含糊不清的声音,脾气倒是减了大半。

“你又不是拿钱去干坏事,你不跟爸妈说也就算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杨小川低下头,两只手在身前搅了起来,小声嗫喏,“哥赚钱辛苦。”


这话听得杨大山胸口像是被噎了什么东西,半天没说出话来,他还是像下午那样,坐在孩子面前,直勾勾盯着他。

鼻音有点重,一句话说得,像0.5倍速的慢镜头,“我赚钱辛苦,你就去偷别人的钱?”


杨小川没再畏缩道歉,他猛然抬头,眼里闪着月光。


撑开红肿的脸颊笑得艰难丑陋,“哥,以后等我赚钱了,我孝敬你!”

———————

·

·

感谢 @大大大大大泡泡  @珞梓 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