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山川》第四章

这一次,杨大山隔了整整一周,才来找的杨小川。

那天明明是准时放学,脚边的香烟头却密密麻麻,都快看不清水泥地原本的纹路,杨小川站在他哥面前,还是那个乖学生的模样,穿着服帖的蓝白校服。

可那心上,早都揪起了层层褶子。


杨大山在小川叫过一声哥后,又抽完整整一支烟,才抬眼瞥了他一眼——那一眼,杨小川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杨大山这么阴沉的表情,一张脸黑得像是能把他一口吸进去,一言不发迈着步子。

杨小川书包重,要跟紧,就时不时得跑上两步,破损的拉链不小心勾到迎面行人的包,他停下来去解那缠住的拉链。

再抬头的时候,哥哥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他妈要逃去哪里!”

等杨小川赶到车行,等待他的,自然是劈头一巴掌。


杨大山脾气一直不好,跟他动起手来也从来都无所顾忌,几句话说不开心了,耳光就会盖上来。

杨小川吃过他哥数不清的巴掌,却总来没经历过那么重的。


这一下,半边脸就都肿了起来,清晰的指印像是浮雕一样笼在他白皙的面颊上。

杨小川委屈了一下,“我没有……”

我没想逃。


车行是个内壁连通的大平层,没有单独的隔间,就连杂物室也为了方便,卸去门板。

杨大山环视一圈,找了个相对安静的角落,拉过一把吱呀吱呀的竹椅,敞开双腿坐在杨小川面前。

还是那根白色的细长棍子,虚虚握在手里。

他撑着膝盖,从上往下紧紧咬住小川闪躲的视线,“钱,是不是你偷的?”


那天晚上,只有杨小川来过。

三百二。杨大山奔波一周,已经还上了,他跟陈东洲说是他拿的。

他可以被冤枉,但是,他不想冤枉了杨小川。


然而其实那一瞬间,杨大川是真希望,自己冤枉了他。


“对不起……哥。”冰凉的泪水在滚烫的脸颊上蒸腾,“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反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手背粘出一片黏湿。

他雷霆震怒,气得手都在抖,“你他妈还有脸哭!!”


这怒火中烧的嗓音震天动地的,车行的客人和师傅都往他们的角落送来目光。

杨小川又疼又怕又羞,哭得更急了。


“给老子憋回去!”杨大川抬手紧紧掐住他下颚,那呜咽被挤压在快要脱臼的下巴里,自然就变了声。

“我他妈十二岁就靠捡破烂讨饭吃,都没偷没抢!怎么就有你这个不要脸的弟弟!!混帐东西!不许哭!”


“行了,大山,轻点儿,还有客人呢。”


杨大山甩开小川的脑袋,撑着膝盖低头重重换气。

他再抬头时,眼底铺开了密密麻麻的血丝,一副眼眶红的像发炎了。


“钱呢?”


杨小川听着哥哥嘶哑的嗓音,心里一阵阵难受,哭腔更甚,“我,钱,交了,交学杂费……”

杨大山像是怔了半秒,反应过后,兜风又是严丝合缝的一记耳光贴上小川高肿的脸颊。


他气杨小川,又恨孙梅和杨建富。


“交学费你用的着偷吗!”抬手狠狠捏起那红到发烫的颊肉,在手里转了半圈,“你长了这张嘴就只知道吃饭?!下次再敢装哑巴我他妈就给你缝起来!”


杨小川吓坏了,顾不上疼,噗通跪在地上,“哥,我错了,你别吓唬我啊,我再也不敢了……”

“吓唬你?”杨大山嗤笑一嘴,他从竹椅上起立,从上至下俯视着跪地求饶的杨小川,声音冷得可怕,“杨小川,你乖乖tuo了ku子挨顿打,这事就算过了。你要是敢给我叽歪一句,我今天他妈打死你信不信!!”


杨小川不是不知道羞耻,初中的男孩子了,哪能不知羞的。

但是他太害怕哥哥的雷霆之怒了。


角落里的沙发,是平时给他们员工休息用的,皮面都破损了,露出底下黄色的海绵来。

杨小川jue在这里,车行里的来往人员,只要稍稍伸长脖子就能看到他挨揍的全景——可是他不敢忤逆杨大山。


一时间,整个车行都回荡起棍子着x的声音,和那压在拳头底下悲怆的痛哭。

xx上很快就看不清原来的颜色,道道肿痕纷乱交错,每一下都能带起半公分高的檩子,层叠的地方逐渐显出紫红。


杨小川疼得痛哭流涕,身后像是被剥了皮鞭笞,肉都要被打烂三分,可那挥鞭的人却好像根本不知疲倦,接连不断的责打将他推向理智的边缘。

“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啊!”


杨大山一言不发,落棍的力度又加了两分。

“啊!”


小孩从小对数字敏感,一定是过了百下了。

实在受不住,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往一边挪动,“哥……哥!”


“你他妈敢躲?!”杨大山像是根本看不到x尖处浮起的青紫,十二分力,砰的一下砸下去。

“啊!!!”

眼泪像是喷射而出,撕心裂肺的剧痛,让杨小川丝毫不怀疑,他哥今天可能真的要打死他。


小孩还不想死。

杨小川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扶着ku子弹起,撒腿就跑。

“哥,别打,我真的错了!”


他完全顾及不得门外便是人行步道,光着xx就逃命似的奔。

可惜,那两条腿早都跟被打得跟残了没什么区别,挂在膝弯的ku子更缩小了步伐,还没跑出门外,就被杨大山一把拽住,临头就是沉重的一记耳光,“知道错了就他妈趴回去!杨小川,我今天不打烂你xx这事就没完!”


剧痛当前,杨小川最终还是不肯就范,杨大山也懒得跟他周旋,反手将他按在地上,用膝盖抵住那尾骨,就直直往下敲棍子。

两瓣xx被打得透亮发紫,x尖往下的部分都已经渗出血点,白色的棍子上染出片片猩红。

陈东洲才姗姗来迟,“大山,大山,不能打了,停手!”


杨大山脾气暴躁,全车行也就陈东洲敢真的上手去拦,这一拦,其他几个有眼力价的学徒也跟了过来,生生把杨大山从小川的身上拆了下来。


人群聚集,有人用车间旁的卷筒纸巾给杨小川的xx上擦血,有人将孩子从冰凉的地上扶起,有人卷起袖管给他擦泪抹汗。

杨小川还是止不住大哭,身后疼得跟劈开了似的,他一边抽泣,一边怯生生地看向几米开外被几个叔叔拉扯着的杨大山,胸腔起伏。


“眼泪憋回去!!”

真的就没再哭了。

杨小川紧紧抿住嘴,被抽肿的脸颊憋得通红,眼皮也肿成核桃,一眨一眨看向杨大山。


“好了,快点跟你哥道个歉,你哥也是为你好。”

杨小川没道歉,他呜咽着,“哥……别气了……我真的不会了……”


他在那个破烂沙发的墙角,从傍晚一直跪到午夜。

稍稍想弯腰休息一会,杨大山便随手抄个东西扔向他,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罚跪似的,“跪直了!”


等到杨大山终于开恩让他起来的时候,他连自己的腿都不知道在哪儿了,摸着拄在地上的那两条陌生东西,根本动不了。


最后,还是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才换来一个坚实的怀抱。


这会的巴掌,已经没有下午那时候重了,恢复了平时的力道。

杨小川偷着乐,像极了斯德哥尔摩重度患者。


杨大山用自己那粗糙的毛巾给孩子擦脸,再小心也疼得他冷汗淋漓。


“哥,别生气了。”

明明衣服才刚换好,又湿透了一身,杨大山正要骂人,就听见这含糊不清的声音,脾气倒是减了大半。

“你又不是拿钱去干坏事,你不跟爸妈说也就算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杨小川低下头,两只手在身前搅了起来,小声嗫喏,“哥赚钱辛苦。”


这话听得杨大山胸口像是被噎了什么东西,半天没说出话来,他还是像下午那样,坐在孩子面前,直勾勾盯着他。

鼻音有点重,一句话说得,像0.5倍速的慢镜头,“我赚钱辛苦,你就去偷别人的钱?”


杨小川没再畏缩道歉,他猛然抬头,眼里闪着月光。


撑开红肿的脸颊笑得艰难丑陋,“哥,以后等我赚钱了,我孝敬你!”

———————

·

·

感谢 @大大大大大泡泡  @珞梓 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