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假如我有时间,那就写短一点。

《安歌》第十九章(6)




界定某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当他突然对曾经最亲近的人,开始报喜不报忧。


颜庭安已经深刻意识到这点。


他背对季杭的办公桌坐,手肘向后撑着桌沿,用曲起的食指关节托住太阳穴,“小硕的事,你也是刚知道?”


天色渐晚,吵闹的科室逐渐被夜幕隔绝声响。


安寄远坐在办公室侧面的会客沙发上,尚未能从数小时前眼睁睁看季杭在他眼前倒下的阴影里走出,面对颜庭安的疑问,鼻音轻轻“嗯”了一声。


顾平生亲自出面,加急的检查结果出得很及时。头颅和颈部CT全部正常,心超血象也未见异常,除却徘徊在七十上下的血压、三开头的血糖,和频发性的室早,找不出其他问题。


几乎可以概括为,就是累晕的。


颜庭安看安寄远颓然的样子,语气不禁沾染怪责,“他跪三天,你爸不管,你也让他跪着。你哥的身体状况你还不清楚,有你这么闹脾气的?”


安寄远心疼季杭,可他并不觉得,光靠心疼可以解决问题。

就像他明明已经可以想通很多道理,却依然不甘心将道理视为他们两兄弟之间唯一的桥梁,他是一个成年男人,他也需要尊重和相应的情感回馈。


临时的补丁,并不会长久。


安寄远低垂眼皮,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没有闹脾气。”


他说完,没有等到颜庭安的任何训示,半晌才鼓起勇气抬头去看,意料之中,看见那常年温润柔软的脸色黑压压地沉了下来。



颜庭安冷着嗓音,“你哥为谁跪的,你不知道?”


安寄远抿了下嘴,从沙发上起立,两只手自然垂落,一副任凭处置的乖巧模样。


可话里,却不愿退让半分,“庭安哥,我没有在闹脾气。我知道很多时候哥都是在为我好,虽然他从来不说,要说什么也是凶神恶煞的,但是该做的一样没少。我不是傻子,不是没心没肺,我能感受到他在我心上花费的心力,也明白他有他的道理。但是——”


安寄远语声沉着,试图将情绪沉淀下来,“但是,我是他的弟弟啊,家人之间哪里有那么多是非对错的。有时,我即便不认同他的道理,也能乖乖挨罚,是因为我在乎他的情绪,多过于对错。可是,哥给我的感觉,不是这样的,他看不到我的情绪。在他眼里,好像永远只有,这件事是谁对谁错。”


安寄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并不是他没有底气,而是按耐不住的委屈,“错了又怎样呢,错了,我就不是他弟弟了吗……”


颜庭安安静听完,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心疼了。


自己这个师弟究竟是太直太正也太严厉了,安寄远这青春期还尤其缺乏安全感的小朋友,这么拼劲全力来到季杭身边,大概,心里多少期待的是一个如从前那般温暖的怀抱,却没想到扎满了一身刺。


可是,颜庭安又素来城府极深,他收敛起神色里的犹豫,眼神直接而坦荡地回望过去,“什么叫错了就不是弟弟了?你当众打架、大闹安宅、离家出走,是谁大晚上十几张超速单把你拎回来的?按照你的道理,既然你做错事,就应该把你扔在荒郊野外喂老鼠?”


安寄远不服,狡辩道,“我知道他心疼我,就像哥倒在我面前,我也难过得喘不过气来。可是这不是问题的根源,他依然会不顾及我情绪拿着藤条来挑错,他教训起人来依然会不留余地地说重话,他还是不愿意把他的烦恼与我分享。我在他面前,永远就是个弱不禁风需要被圈养的孩子。”


“告诉你有什么用?告诉你你就能控制好情绪了吗?”颜庭安不甘示弱,这种时候,他自然是毅然决然毫不偏曲地向着师弟的,“你哥为了瞒你瞿林的事把你压在我家一周多,有用吗,你去上班知道这件事的第二天就给他捅出那么大篓子,要是小硕没有跟安伯父做交易瞿林不知道你哥的身份,你们三个现在都应该在所里配合调查!”


安寄远被戳到痛点,脾气也顺势炸开,“他没有告诉我怎么知道我会处理不好?!就算我有可能会情绪化,那是他什么事情都不跟我商量的理由吗?我来神外来到哥的身边,是为了同他站在一起并肩作战的,而不是受他保护!连签署生死状这种事情都不让我知道,他季杭是孤儿吗?!”


连日来压抑的情绪终于得到些微释放,安寄远这几句话说得太快太急,情绪也来得猛烈。

直到最后一句话落地,他才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果然,对面的颜庭安不说话了。


安寄远咬了下舌头,自知理亏,脾气上来想都没想到自己的话戳上颜庭安的痛处了。

他绕过茶几走到颜庭安身边,两只手从身侧挪到前头,小心又乖巧地拉了一下颜庭安的衣服,“庭安哥,对不起,我没那个意思……”


颜庭安蓦然起身,被拽住的那一小撮衣服自然从安寄远手中脱落了出来。


他的脸上又恢复了那样不冷不热、说不出的怪异感,“你早点回去吧。你哥也没什么事,我会看着他的。”


季杭在办公室里间躺着,除了头砸在金属器械车上,划开的那一道十厘米长的口子,其他并无大碍。缝针的时候还睁过一下眼,而后便又睡过去了。


安寄远有些不知所措,他庭安哥可从来没跟他生气过,那次拿着扫把杆这么急风骤雨的打,也不是真的动气。



“我,我还是等哥醒了吧。”


颜庭安的气场仿佛骤然凌厉起来,最令人颤栗的,莫过于平日里嬉笑闹腾的人,蓦地沉下脸,“我问的你什么?”


安寄远听见自己的心跳停了一拍。


颜庭安今天全程问了他那么多问题,他哪里还记得清是哪句漏了答——这习惯,真是跟他亲哥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颜庭安对安寄远,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他直截了当地挑明,“你哥为谁跪的这三天?只为了乔硕吗?安寄远小朋友,你父亲的遣调令是为了谁而下达的?这个举措一出,小硕的前程未卜,而这几个月来,你哥明里暗里让所有人对你严格要求平等对待的努力,全部付之东流。你打架的时候是可以冲动不计后果——”


颜庭安指向里间,“你哥却要替你承担后果。看到了吗,这就是那个什么事都不跟你商量,因为出了事只有他一个人去承担后果的哥哥。你要与他并肩,你告诉我除了挨顿打你还能干什么?!”


安寄远紧紧捏着拳,望着地板的两眼通红。


“想长大,就先要学会将自己的情绪往后放,现在眼前那么多事情要处理,你哥没空搭理你那些小九九。”颜庭安脸色又和煦起来,语气却不容拒绝,“先回去。你如今这个状态,我不会让你见你哥的。”





季杭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


不出所料。


听到的第一句话。


也果不其然。


“该不该打你?”颜庭安轻声问着,可纵使声音再小,也耐不住顾平生就在一间屋内站着。


季杭倒是没有丝毫犹豫,崩开干裂的嘴唇,“该打。”



顾平生也不知自己这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言论,他可不想一大把年纪还需要承担被灭口的风险,赶紧摸着脑壳打岔,“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哎呀,季杭啊,你可吓死我老人家了。瞒着你小硕的事情是我有不好,但你这,也不用这样吧!”


季杭干巴巴地笑,“那台手术还顺利吧?整台都很流畅,安寄远的关颅,应该是没问题的。”


“哦哟小祖宗啊,我求求你别想着你的手术了。”顾平生愁容满面,他这临近退休,可千万不想科室里的顶梁柱在他面前倒下,“我给你请了一周的假,你好好休息,实在没事情做就准备准备年会的节目。”


顾平生看他撑起来着急解释的模样就已经料到季杭要说什么,赶紧把关键人物搬出来,“就这么定了,你师兄也同意了!你的手术能推迟的我给你推迟了,不能推的那几台我让萧南齐和王主任领了,这一周都不是什么大手术,正好趁着年前空档期好好休息,等到真过年了急诊又要多了。”




顾平生才刚刚踏出办公室的门,季杭就立刻探出脑袋,“师兄,小远呢?”


颜庭安正在弯腰给师弟倒水,听闻那焦灼的语气,只冷冷向后撇了一眼,“你头不疼了?”


季杭这才伸手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上厚厚的纱布,仍旧有些压痛,周围涨涨的。

手指触及,明显感觉到后面的头发被剃掉一大块,某从来不在乎形象全靠天生丽质的神外主任不满地瘪了下嘴,“不疼了。”


“不疼就躺下睡觉。”颜庭安把水送到他手边。



季杭是被昏迷时的扩容补液喂饱了,现在一点都不觉得渴,刚想要拒绝,颜庭安却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态度反倒更坚决,“你最好乖一点。趁我现在还不想跟你追究,为什么你跪完三天后又跑去献血,靠止痛药和咖啡撑完手术的。”


院内组织献血名为自愿,实质多少带有政治色彩,每个月都有上头给的最低名额,上一次他们神外去的人少了,护士长就被点名批评。今天又是登记在册的医生突然失约,叶慧也实在难做,才来找的季杭。他作为病区主任,怎么会对自己肩上的责任说不。


可是,季杭一点没有解释的心情。


“师兄不会又揍小远了吧?”季杭睁眼没看到那孩子,不免心里不踏实,想到上次那被打弯了的扫把棍就心有余悸,“这次真不关他的事,他这台手术做得很稳。”


颜庭安轻轻巧巧撇了他一眼,脸色依然不太好看,“没动他,他回家了。”


“哦。”

季杭略显失落,醒来前的梦里还是那孩子充满敌意却依然清澈的眼神,竟不知何时也对那冒冒失失的孩子生出几分依赖。


可季杭握着杯子喝下满满一口茶水,便将那一闪而逝的失落压下去了,好像自言自语似的,“他估计累坏了,这几天手术满,晚上也没睡好觉,是该早点回去休息。”


颜庭安也不拆穿他的自我安慰,替季杭在水杯里插入吸管,放到床头的凳子上,确保是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又从衣柜里拿出拖鞋放到床尾,调节好中央空调的温度,才离开办公室去热粥。


他是会照顾人的性格,从小到大在陈析身边伺候惯了。

可面对季杭,很难让他不去想十多年前的那些个夏夜。当时的少年,便懂得隐藏起所有疼痛和不适,却被监视仪上的心跳血压出卖,被主治狠狠骂过:胸痛不说你以为是什么好事吗?!你不说影响我们治疗方案懂不懂!


时隔那么多年,自然,变本加厉。


颜庭安全程无言地盯着季杭把粥喝完,不管季杭怎么拙劣地找话套话,他始终回应以一个手势,指指他捧着的粥碗,示意他先喝完。


“安寄杭。”


收拾完碗筷,颜庭安再次坐回床边的凳子上,只三个字,季杭就在心里暗道不妙——师兄生气了。


颜庭安沉沉叹了口气,难得的语重心长,“前两年我不在你身边也就算了,你闹脾气,什么事情都自己扛。可是现在我回来了,你也什么都瞒着我?你和小远闹别扭,我从来都是向着你的,但是你自己想一想,真的都做得够好了吗?”


季杭不说话,低着头老老实实挨训。


颜庭安继续道,“为自己在意疼惜的人承担麻烦,是一种幸福,可你这么要强,凡是习惯性逞能,是剥夺了他幸福的权利。诚然,你有你的保护欲和教育理念,没有对错,找到适合你们的方式即是好的。但是,你若是要把这种’不添麻烦’的态度放到我身上,宁可把自己逼到在手术累晕,也不愿意向我求助,你看我还会不会继续惯你。”


季杭视线低垂,也不知道捕捉个什么莫名其妙的重点观,“没有,我不敢跟师兄闹脾气的。”


颜庭安盯着他看了十秒,往椅背上靠了靠,“不会答话了。”


季杭皮肉发紧,鬓角瞬间冒出一层汗,真是有立刻有从床上翻下来跪到师兄脚边的冲动。

即使靠在床头,也如坐针毡,“事发突然,而且我知道……爸还是心软的。”


季杭在跪下求安笙之前所预想的结果,的确要糟糕得多。他甚至猜想安笙会提让小远放弃临床回安家的离谱要求,也做好了闷声挨一顿家法的心理预设。

可是,都没有。

安笙的反应不轻不重,让季杭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父亲了。


颜庭安对安笙的处置不好置喙,但是这个师弟,他还是管得了的,“你如果什么都知道,就不会现在脑袋开了花躺在这里了。”


季杭眉头一抽,“也没有开花那么严重……”


对于常年面带微笑、如沐春风的颜庭安而言,如今他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你今天是不挨揍不舒服是吧。”


季杭没有立刻应答,抬起眼皮打量过颜庭安的神情后,掀开被子一个翻身,躺靠在床头的姿势就变成了平趴。



他简明扼要,轻描淡写,“右手边第一个抽屉,戒尺藤条都有。”


颜庭安双眼微微眯了下,脸上没有情绪,看不出喜怒,只淡淡扫了一眼季杭的裤子,“规矩是这样的吗?”


季杭闷着脑袋,没去看颜庭安,也没说话。他从小就是这个性子,倔脾气又犯起来,便打死不说一个字。你尽管打,他也不反驳,只是闷头不吭声。



颜庭安看那毛茸茸的脑袋上贴得厚厚的白色纱布,不知什么时候,瘦得肩胛骨都跟两座山脊似的,哪里还生得起气来,一巴掌拍在他身后,“你跟我犯什么倔?做错事我还说不得你了?说你几句就闹脾气,就只有你有脾气?”


季杭不是真的犯倔,就是直来直去惯了,尤其是在颜庭安这里。他知道自己让师兄担心了,可是该他做的事情又责无旁贷,自己的原则不容扭曲,那怎么办呢——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



季杭见颜庭安拍过一下就停了手,小心翼翼回头,眨眼鼓励道,“再打几下吧,打完就别生气了。”



他的语气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委屈或调侃,仿佛就是在说一件普普通通的事实,如果说还带了那么点情绪,那就只有诚恳、坦然。


颜庭安被这满脸认真的请罚话狠狠噎住,一口气哽在胸口上下不如,盯他看了半晌才憋出半句话,“我真的,懒得理你。”


又监督季杭喝过半桶水,颜庭安才试探性的向季杭了解过乔硕的调遣手续,所谓试探,当然是指试探季杭的情绪。

见季杭可以平心静气地分析哪个环节还有转圜余地,颜庭安才道,“乔硕在门口等你半天了,他说你大概不想看到他,你要是觉得自己调整好了,我就去叫他进来。”




乔硕进门时,季杭已经坐到了外间的沙发上,随手翻起被颜庭安带进来的检讨书。


三天来,二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乔硕一看季杭干瘦的下巴,和脑袋上包裹的厚重纱布,眼眶瞬间就红了。他万万没想到,也是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因由自己,给季杭招来那么多麻烦。


脑海中仍旧回荡着几日前,季杭冷冰冰的那句——我不想看到你。


“老师。”乔硕措辞郑重,就好像每叫一次,都是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般地珍惜着,“您对我恩重如山,从小到大就没人对我那么好过,我很感激,也很抱歉,对不起,枉费您在我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哪天,您如果不要我了,小硕不会想成为您的负担,我可以自己走。”


季杭沉默不语,捏着检讨书的骨节却紧锁到泛白。


乔硕看不得他家老师这样憔悴的样子,只能将视线徘徊在地面,“老师回家住吧,我……我明天就搬出去。”


办公室一角的方寸之地蓦然被冰霜笼罩。


季杭凌厉冰冷的目光直直射向端立的乔硕,本就苍白的脸色被暗流风雨遮盖,更显阴鸷。

他不顾膝盖上残留的钝痛,霍然从沙发起立,冷冷抛下“进来”二字,便向里间休息室走去。


乔硕被季杭变脸的速度,吓得整颗心都跳到了脑门儿上,憋着一口气不敢呼吸,皮肉紧绷。等他反应过来跟进屋,只见季杭已然从柜子里抽出一根厚重的牛皮皮带。



破风的声音干脆霸道。



“裤子脱了。”皮带对折,尖端向床边一指,“趴好。”


————————


写完这章明白俗话说“上赶着挨揍”是什么意思。


是的,是卡拍了。


今天的彩蛋是《多年后》,依旧是小甜饼。


为我的更新速度留下感动的泪水




感谢以下小伙伴们请季杭喝粥补血(猪脑就不必了他亲妈不出他也不许吃): @甜心奇异~果  @lllily  @珞梓  @小火龙  @都是肉呀  @云川漫步  @Jinna  @lll  @紅荔  @小聋瞎  @菜花  @暗香盈袖  @。  @引力千  @陌无归  @snowy  @曦风远至  @奔跑  @蹲灿火锅店  @田鸿杰cc胡宇桐  @芝心团子  @和光同尘  @biu  @抹茶拿铁不加糖  @愫色微淡  @悠儿✨  @霏霏  @Suer  @羊驼子  @是垚垚啊  @十六  @一期一会  @ヾ孤城° 







评论(858)

热度(3504)

  1. 共3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