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酒蛋泥

你必须永远正确。

《见翌思迁》同人:关于离家出走这件大事-3

  1. 《见翌思迁》同人文。

  2. 衔接在正文第七十一章后的平行世界:小迁崽骂裴沫挨了君哥一巴掌后离家出走。

  3. 感谢竹子授权,人物、设定及情节均以原著为准。荣耀属于@云川漫步太太,OOC属于我,请在阅读原著并了解设定后——搭配胰岛素食用本文。


-------------------------------------



湛翌君驮着湛迁穿梭在急诊大厅,哭笑不得。


他没想到,从来都薄脸皮却顶天立地的小狼崽迁儿哥,居然不肯让湛翌君将他放下来。


衬衫纽扣都被扯脱线了,那两只爪子还是紧紧攥住湛翌君的衣服,粗暴又坚决地嚷嚷着“不要不许不准”,非让湛翌君背着自己去挂号排队取检验单。


接诊的医生嫌弃地看了眼病历本上湛迁的年龄:“去床上躺好,你这样我怎么做检查?”


这次,湛迁再哼唧,湛翌君即刻板下了脸,友善地给出毫无创意的选项:“自己去,还是我打你一顿再去?”


湛迁可怜兮兮在湛翌君肩膀上最后蹭了一下,依依不舍地跳下来爬上床。


医生这才看清湛迁的脸:“你这脸上怎么回事?”


湛翌君面无表情插嘴:“过敏。”


“什么过敏只红一边的,身上有吗?痒不痒的啊?”


湛翌君冷冷看向多管闲事的医生,镜片里闪过一道寒光:“枕头,不行吗?”(机智.jpg)


身经百战的医生,不过咧嘴一笑:“怎么不行,你就是说帮他拍蚊子拍的我也只能信你。”


大年初五的蚊子——嗡嗡嗡。


湛翌君怼医生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不久的将来,他居然要在某崽子恳求的眼神下,腆着脸来问“急性胃炎发烧能不能喝冰可乐”这种如此一言难尽的问题——当然,结果就是一世英明的湛·优秀学生代表·翌君被医生骂得几乎抬不起头来,恨不得直接遁地去太平间冷却一番。


开了药,交了钱,取了输液瓶,湛翌君左手握着厚厚一叠诊疗单据,右手拎着满塑料袋的注射药物,站在急诊输液室门口排队。


他忽然开口,声音依旧是冷的:“湛迁。”


“嗯?”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湛迁,显然已经忘了自己还是待罪之身了,被湛翌君连名带姓这么一唤,才顿觉危机感四起:“哥……我还是疼的……”


——所以你不能凶我。


湛翌君咬牙愤恨:“你先去坐着等我,我去上个厕所。”


湛迁:哦。不是要凶我啊。


“我跟你一起去。”小狼崽顺杆爬得快。


湛翌君冷冷回复:“不。行。”


湛迁据理力争:“都是男人!这有什么啊?!我闭上眼睛不看就是了!”


湛翌君听他说话的语气顺畅了许多,便猜到崽子嘴边那句“我还是疼的”里掺了多少水份,他本就被湛迁这一出胃痛搞得气血不顺,压抑了一下午的脾气只能——


继续压着!


犯下那么大的原则性错误,非但没让湛迁认错,没让他长记性,还不得不左右伺候!偏偏,每当湛翌君在爆发边缘徘徊的时候,湛迁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小嘀咕小脸色,总能让他禁不住心软。


湛翌君将那一袋子药放在旁边的板凳上,腾出手来掰过湛迁的下巴,严肃道:“小迁儿,我带你来看病,不是在哄你,而是我暂时不希望胃疼成为惩罚手段。但是,一旦我觉得你在恃宠生娇,或者轻视家法的威严,我不介意让你现在继续去外面跪着,胃疼就好好疼着长记性。”


湛迁被湛翌君翻脸如翻书的速度气到不行!


——我都病成这样了!你居然还要凶我!


他顶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两束目光却分明射出熊熊的凶光。那股不服的委屈劲儿,被湛翌君这几句狠心的威胁话再次推上顶峰。


湛迁一句话没说,挣扎着从湛翌君的后背翻下来,亦步亦趋地向输液室走去。

你凶个屁啊!


不看就不看!谁稀罕!!


湛翌君本就不惯孩子,他看湛迁虽然走得艰难,但到底也能微微直起身子里,不像刚从家里出来时候只能缩成一团,便也不去搭理他。


现在知道胃疼不舒服了?你怎么会胃疼的?

难道不是因为你离家出走、不服管教?!


其实,湛翌君心底的火气并没有减退半分。

甚至每每以为要偃息旗鼓,又因为湛迁明显不知错的态度,加了倍的翻滚起来。


他不理解为何近来乖巧本分的孩子,在见到裴沫的几个小时内,忽然像是变了个人。


他不理解湛迁对裴沫满心的恶意,是哪里来的,也不信自己这两年来时刻带在身边的孩子,居然心思如此不堪?


湛翌君更不理解……


明明是很好懂的道理,礼仪教养方面的规矩是死的,天大的理由,如此恶言相向就是错,更何况,裴沫全然没有做任何有悖道德的事。想当初,面对魏天海那个渣师,湛迁都愿意为自己的诳语道歉,怎么到了裴沫这个温柔又善良的女孩这里,湛迁却到此刻都还不知悔改、不服管教?


湛翌君一边思考,一边排队将手中的药剂交给窗口的护士,继而转身去寻找湛迁,他目光扫过输液室排排座椅,竟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小孩儿的身影,心里禁不住又紧张起来。


仿佛又回到了发现手机被扔进猪笼的那一刻,一股寒气从足底升起,再联想到方才湛迁从他背上下来时落寞的背影……


湛翌君心跳加速,脚步也跨得愈发密集。


他是喜欢未雨绸缪的性格,忍不住往最坏的可能去想——若是这臭小子再敢上演转身消失的戏码,这次绝对不管他胃疼肝疼脑壳疼,一律原地打死!


然而,就在他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之时,那人却蹲在垃圾桶边反复干呕。


湛翌君看湛迁不顾脏臭,直接撑在地上,被冷汗打湿的头发黏糊糊贴在巴掌印上,嘴角还挂着丝缕唾液,心里硬邦邦的疼。


他平日里虽待孩子分外严厉,但该宠的时候也绝不保留,哪里会让湛迁沦落到,在急诊抱着盛满污秽的垃圾桶呕吐不止的狼狈样。


湛翌君脸色蓦然阴沉。压抑了一下午的脾气瞬间爆发。


他大步上前一把拉起湛迁的胳膊,在小狼崽惊悚的眼神下,直接将他拉出急诊大门。


湛翌君撒手将湛迁往台阶下一扔,厉声斥责:“你再作死啊!不是不想跟我回来吗?!不是还想离家出走吗?我就不该来找你,就该让你一个人在外边胃疼到吐长长记性!岂止胃疼,胃被人切了都不知道!!湛迁,是我宠你宠得没边了!不知错是吧,不知错继续离家出走啊!走!!”


湛翌君处事稳重,湛迁跟了他两年,触及逆鳞的次数不少,却罕见湛翌君如此暴躁。


湛迁浑身都疼出冷汗,被湛翌君如此野蛮地扔进寒风里,一时间冻得瑟瑟发抖,他狠狠咬牙,怒目圆睁:“离家出走的错,我认过了。那个女人,她就是个绿茶婊,你蠢可以,请不要带上我!”



湛迁并没有挨巴掌——这出乎他的意料。



湛翌君只冷眼站着。

一种莫大的无力感正在将他吞噬。


短短一下午,他训过他,冷过他,打过他,也宠过他,可是眼前的孩子依旧不知悔改、满眼恶意、口不择言、拒不认错、甚至变本加厉。


他也是个凡人。

那一瞬间,汹涌的情绪快要将他湮灭,湛翌君真的一个字都不想再说,只想转身就走。


敏感如湛迁,很快就从湛翌君的平静面容下读出了他的心思——


他想要放弃他。


他想要把他扔掉。


他再也不想管教他了。


被抛弃的剧痛如一把利剑刺入湛迁的心脏,他哑着嗓子,没有一点犹豫地戳破:“你不想要我了。”


湛迁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孤注一掷,声音里是绝望的空灵。他那么骄傲啊,却要亲手揭开自己即将被抛弃的事实。


湛翌君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满脸冷漠地看他。


孩子明明虚弱到站都站不直,可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怒吼震天:“我不许!湛翌君,你说过的!结束的权利在我!你为了一个头一天认识的女人打我我都没有还手!你凭什么不要我!!你凭什么!!!”


湛迁说完这句,整个人都痛得软了下去,后来再发生什么,他都不记得了。


--------------


湛翌君:没救了。毁灭吧。不管了。扔掉吧。谁爱管管去。

湛迁:晕倒.gif

湛翌君:……

湛翌君(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他犯下大错死不悔改我一肚子气还得伺候崽子?真的吗,我不信。

两秒后。

湛迁:虚弱惨白不省人事可怜无助要被抛弃可icu(垃圾桶)还没床位.jpg

湛翌君:……

湛翌君:我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评论(73)

热度(721)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